「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感谢投喂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锤基

海深见鲸

【盾铁】《数学考了三十分,卷子给谁》之盾铁篇

前言:脑洞如图,三个cp:盾铁、锤基、福华

一、盾铁篇:

简介:Peter有张三十分的数学试卷,他不知道该让谁签字……
 
  
  
  

Peter垂头丧气地站在Ms. Miller面前。“看看你的分数,”她语气严厉,“离平均分都差了一半!”

“你成绩一直不错,这次是怎么回事?你父母是不是从来没有参加过家长会?”她皱眉看着眼前不安的小家伙。

“他们……有点忙……”彼得犹豫了一下,小声试图辩解。

Ms. Miller叹了口气,摸摸peter柔软的发顶语重心长道:“再忙也要关心孩子的学习。把试卷拿给你父母,让他们看完签字才行。”

Peter惊恐地抬起脑袋,“噢不!Ms. Miller,我保证下回考好!我保证!能不能不用签字?”

“不行Peter,一定要亲笔签名,别打模仿字迹的主意,你知道我会看出来的。”
 
 
  
放学之后,Peter磨磨蹭蹭地收拾着书包,使劲把那张卷子往包里塞了塞。他一边踢着石子往家走,一边绝望地思考着自己应该把卷子给谁?

无论给谁我都会被揍的。

小Peter抽抽鼻子,认命地走进电梯。电梯门打开的一刻,Peter无助地呻吟了一声——很不幸,来迎接他的是满脸微笑的Mr. Rogers。

Steve给了儿子一个拥抱,“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Peter紧张地吞咽了一下,决定放弃撒谎。“那个……Ms. Miller留我……”

“嗯?”Steve皱了皱眉,“闯什么祸了?”

“没…没闯祸。”Peter用脚把书包往沙发底下踢了踢。这个小动作被四倍视力的Steve毫不意外地察觉了。

“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前天考试了?”他递给Peter一杯橙汁,带着一副长谈的姿势坐在了他对面。Peter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要……要签字的。”他带着英勇就义的心情掏出了那张试卷。

Steve长久地沉默着。

Peter觉得他甚至能听到自己小心脏狂跳的声音。

“为什么错了这么多?”Steve叹了口气,恨铁不成钢道:“我当年可是全优生。”Peter垂下脑袋盯着自己的脚尖。

“你们班平均分是多少?”Steve一脸严肃地发问。Peter发现自己嗓子眼像是堵了块东西,半天他才艰难地挤出一个字:“六十(sixty)。”

Peter发誓他听到父亲手里的玻璃杯发出嘎吱一声。

上帝保佑我的屁股,他绝望地想。

Steve看着埋着脑袋慌张无比、一头棕发乱翘着的儿子,突然心里一软,喷薄欲出的怒气被他压了下去。“是我的错……”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Peter惊讶地抬起头。“我和你爸爸从来都没有关注过你的学业,我们都忘了你正处在好奇心旺盛的年纪,需要我们的注意和引导。”

看着父亲负疚的眼睛,Peter突然一阵难过,他抽抽鼻子,眼泪噼里啪啦往下掉。“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赶得上……”

Peter的哭声被咣当一声巨响打断了,父子俩人抬起头,看到了愣在门口的Tony。

Tony看了看哭得小脸通红的儿子,又看了看拿着卷子一脸严肃的Steve,他将掉落的扳手踢到一边,怒气冲冲地上前几步,仰头对着Steve咆哮道:“你他妈竟然把我儿子骂哭了!Peter这么小有什么错不能原谅的!”

Steve一脸茫然。

“我……” 

“你什么你!”Tony一把搂过儿子,“给爸爸说!老冰棍怎么着你了?”

Peter还没回过神,呆道:“唔……成绩……”

“成绩怎么了!”炸着毛的Tony一把扯过Steve手里的卷子,噎了一下后继续对着丈夫怒目而视,“还不是你的错!Peter的学习你关心过吗?”

Steve郁闷地说:“上回家长会你不是也没去。”

“pepper发过誓那场会议我要是不到场她就辞职不干,你怎么不去!”

“我有任务在西伯利亚你又不是不知道!上上次是谁睡过头没去的?”

“那天你不是也没任务吗?你为什么不去!”

……

……

Peter看着吵得无比激烈,完全忽视了自己的双亲,长出一口气,迅速溜回了自己的卧室。

他听着楼下响亮的金属嗡鸣和斥力炮的爆炸声,低头擦了擦手里的蜘蛛服,心有余悸。

下回不能再因为劫匪什么的错过考试时间了……

等等……Peter突然惊跳起来,他们没把那张卷子轰碎吧?还要签字的!

  
  
  
  
  
后记:Peter是小甜心啊(暴风哭泣)

评论(15)
热度(304)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