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The Daisy 雏菊


【前言】: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才是我第一篇盾铁,是个傻乎乎的童话AU

【梗概】:你曾为我描绘过你的世界,那些奇异而炫目的景致曾是我痛苦之时最大的宽慰。
这一次,换我展示给你我的世界。
 
  
         

现在,请你在扶手椅里找个舒服的位置,听我为你讲述一个尘埃之中盛开的童话,一个微风在耳畔低语于我的故事:
    
        
在这缕微风尚且年幼、初次吹拂大地之时,布鲁克林的乡间,曾静卧着一座花园。园丁在其中栽植了无数世间最名贵的花朵,费罗拉[注1]似乎也格外垂怜这个花园,自春伊始至冰雪纷扬,永远都有无数花朵以不同的美丽姿态吐露芬芳。

玛雅[注2]将温柔的吐息吹向大地之际,是这个花园最为迷人的时节。

微风掠过鲜花盛开的刺李树,拂过风信子,挟卷着麝香蔷薇甜美的气息吹向整个原野,数英里开外都嗅得到令人心神摇曳的香气。

  
 
一缕轻风越过花园,在花园外几丛酢浆草旁打了个旋,一点刚冒头的绿意在这阵馥郁的香气中极细微地颤动了一下,缓缓地挺直了身子。

半透明的绿茎在阳光下弯曲成柔韧的弧度,一朵紧缩的花苞,迎着太阳一点一点绽放,几近透明的花瓣颤动着打开,露出掩在中心的花盘,小而亮的金色,像是有阳光不慎滴落其上。

一朵小雏菊悄无声息地开放了。

它清凉微苦的气息只在空气中停留了一瞬,便被国王玫瑰凛冽浓郁的香气覆盖。阳光温柔地拂展它的花瓣,为这株小雏菊的新生送上这唯一献礼。

无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园丁每天都来,清洁甘冽的泉水仔细地冲走尖瓣郁金香叶子上的微尘,他匆匆的脚步只是擦过小雏菊的枝叶,从未为它停留。离它不足半米之遥,波斯贝母和法国玫瑰高傲地争夺着阳光,从未在意过咫尺之侧的那多朴素小花。

但小雏菊很快乐。

“我看得到原野上浮动的云团,感受得到阳光温柔的抚摸,我听得到雨水滴落时大地沉重而愉悦的叹息。”它想,“我何其幸运。”

每一日阿波罗[注3]的车驾跃过天际时,它都打开自己的花瓣,由衷地感激着阳光的赐予;每一次雨水滂沱之际,它都努力伸展着枝叶,为身边孱弱的嫩芽遮蔽过于汹涌的雨滴。

园中的鲜花开了又开,园丁来了又去。

小雏菊始终快乐,却也始终孤独。
  
 

又一年的暮春,傍晚的空气中浮动着薰衣草的香气。小雏菊有些心急地看着不远处一颗毛茛种子,小家伙的头顶上正好是一块不小的石块,它快没劲了。

“将根扎深一些,慢慢使劲。”它鼓励着小毛茛。
    
“不行的,我做不到。”小家伙急得快哭出来,“那块石头太重了。”

  “你一定可以。”小雏菊坚定地说。

“想想我告诉过你的阳光和轻风,还有夜晚璀璨的星空,想不想亲眼看到?”

“想……”

低低的一声闷响,石块终于滚落一边,小小的毛茛叶子于土壤中探出脑袋。
 
  
     
“有趣。”

清快透亮的鸟鸣声从小雏菊的头顶掠过,一道轻盈的棕影划过,卷着草叶落在它身边。

小雏菊吃惊地看着眼前的生物,美丽的羽冠、暖棕色的羽毛被傍晚的夕阳打上赤金的光晕。

「一只漂亮的百灵鸟,」它想。

百灵鸟棕色的圆眼睛快活而放肆地瞧着它。

“这么热心,或者说好管闲事的小雏菊,倒是第一次见…”它冲小雏菊拍了拍翅膀,掀起一股风,小雏菊摇晃了一下,百灵清脆地笑了。

“明明自己这么孱弱,还试图帮助别人么。”

「一只自大的百灵。」小雏菊默默地加上一句,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那只漂亮而放肆的百灵时不时会突然落在它身边,时而讽刺两句它无色的花瓣,更经常地,百灵会和它说起自己的见闻。教堂斑斓的玫瑰窗、城堡尖顶上迎风飘扬的三角旗、广场上肥胖又愚蠢的鸽子……

小雏菊静静地拼命聆听着,在心里描摹出那些美丽的景物。
    
一个绚烂五彩的世界在小雏菊的眼前渐渐展开,它觉得眼花缭乱,有些惊慌,却又无比痴迷。

     
       
深秋的最后一天,山毛榉掉光了最后一片叶子。小雏菊将根往泥土中埋得更深了些,预备迎接第一片雪花的降临,这时,百灵鸟从枝头上跳到了它身边。
   
鸟儿歪着脑袋看着它,突然大笑起来,小雏菊有些不知所措,百灵鸟朝它眨眨眼,
   
“昨天我在码头和一只海鸥聊天,它和我谈起晶莹的雪山,还有那些巨大的冰块,它试着和它们说话,它们只是板着脸一动也不动。你和它们一模一样。”百灵戏谑地拍着双翅,
   
“老冰棍。”
    
小雏菊愣了愣,片刻,闷声反驳,
  
“我不是。”
   
百灵突然笑了起来,清脆的笑声在落叶里打着旋,被深秋的风直托到高空。
     
    
      
细密的雪如飞尘般飘荡着,最终无力地落在地上,厚厚地覆盖住地表的植物们,花园中的国王玫瑰在冰雪中愈发鲜艳[注4],原本浓郁的香气被凝成细细的一丝,溢散在寒冷的空气里。
    
地下的小雏菊察觉到这一丝花香,有些为那娇嫩的花瓣担心,它将自己蜷紧了些,突然想起百灵鸟口中的灯火,想象着那些具有阳光般温度的橙色光芒。
    
它突然觉得,这个冬天没有往年那么难捱了。
     
“不知道百灵鸟有没有找到温暖的地方冬眠…”它迷迷糊糊地想着,渐渐陷入沉睡。
     
   
    
小雏菊是被惊醒的。
      
并不像往年一样被温暖的阳光唤醒,这一次,它是被巨大的声响吵醒的。
      
它费力地顶开积雪探出头,暴露在空气中的一瞬间,它僵在原地。
     
空气中充满了花朵们痛苦的尖叫声,巴巴里鸢尾细长的茎被拔出,国王玫瑰娇嫩而坚毅的花瓣被践踏破碎,麝香蔷薇的枝叶散落一地……
    
小雏菊僵直着身子,看着那些高大的人类将昔日美丽的花园毁于一旦,它心中满是绝望和怒火,它痛苦地听着同类们的挣扎,却无法挪动分毫去帮助它们。它细小的枝叶狠狠地蜷曲着,在寒冷的空气中微微发抖。
     

花朵们的惨叫在空气中凝结成冰,又如雾般消散。

       
春天终于回归,小雏菊悲伤地直起身,阳光依旧温暖,可昔日费罗拉手中的宠儿如今被弃置一旁。
    
丑陋的木桩打满了花园,卡车拉来一车又一车的木材。
     
微风依旧拂过花园,只是风中不再带有丝毫花香,而是潮湿的木头被锯开的淡淡霉味,蜂蝶也远远地避开了这里。
    
小雏菊的生活像是被冻结在那个严寒刺骨的冬日。

    
“加西尔顿百合去年刚冒出的新芽…”它难过地想。
     
此刻,没有了浓郁香气的覆盖,雏菊清凉而微苦的气息终于在空气中慢慢弥散开来,却悲伤得像是一曲挽歌。
 
   
   
          
百灵鸟再次出现的那天,是个美丽的傍晚,紫红的晚霞如同摊展开的塔夫绸,一直铺到原野的尽头。
      
它掠过花园上方,看到光秃秃的花园,看到烧焦的土地,看到新建的地基,这一切,在垂暮的夕阳下带着凝重死寂的剪影。
        
“嗨,老冰棍。”
    
小雏菊惊喜地抬头看着它,叶子抖动了一下,似是要说什么,最终却又归于沉寂。
   
暮色渐渐降下,原野之上淡淡飘了一层薄雾。
    
雏菊的香气在夜色下浓郁起来。

   
 
“老冰棍,你注意过我胸口的伤痕吗?”百灵鸟突然开口。
   
小雏菊其实早就注意到了,光滑美丽的羽毛上,那个伤口触目惊心。
   
“我曾被人捕去过……和我的一个朋友,那伤口,是在我逃离时留下的。”
   
“你的朋友呢?”
   
百灵鸟没有回答。
   
月亮的轮廓渐渐浮现在天空,有细碎的星点钻出云层,努力地闪烁着。
   
“一切都会过去的。”百灵鸟轻声说。
   
“嗯。”

   
有不知何处的虫鸣细微地响起,伴着夜风传入它们的耳畔。
   
“谢谢你。”小雏菊看着百灵鸟,花瓣在夜风中微微摇晃,微风将它的气息吹送环绕于百灵鸟身旁,悲伤又坚毅的香气,带着阳光的味道。
   
百灵鸟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动得有些快。
 
   
     
     
昔日宁静的花园渐渐变得嘈杂,浑身酒气的木匠们扯着嗓子笑骂,灯火一直晃眼到白昼,小雏菊几乎无法入睡。
   
百灵鸟最近越来越频繁地陪着它,给它讲述那些它或听来或看到的景致。锯木的刺耳声中,它们一同逃离到那些言语构成的幻境中。
   
在那里,它们在钟塔的尖顶上静候日出,在磨坊的屋檐上听着马车辘辘行过,于湖边数着水中星点的倒影。
  
一切看起来都好。

似乎。

       
    
       
幻境总有被打破的一天。
   
那是仲夏了,闷热的空气里,不安混合着工匠们身上的酒气隐隐浮动。
   
百灵鸟第一天没有出现。
   
第二天没有出现。
   
第三天。
    
小雏菊在绝望和希冀之中被撕扯着,三天里,它对着太阳和月光许下了无数的、同一的心愿。
    
求你,让它平安。

      
或许是温柔的狄安娜[注5]不忍这些纯白花瓣染上憔悴,这一日,小雏菊终于听到了百灵鸟的声音。
    
破碎而嘶哑。
    
绝望地歌唱着那些山川河流,那些城堡教堂。
    
愤怒地诅咒着囚禁它的牢笼。

小雏菊在歌声中颤抖着,无助和悲伤汹涌袭来,几乎将它击倒在地,愤怒在每一条叶脉中燃烧,却无从发泄。

「上帝啊,我该怎么办!」它绝望地祈祷着。
   
  
     
次日凌晨,有双笨重而污浊的靴子停留在了小雏菊眼前,寒光凛冽地闪过,它的耳畔突然再次回响起同类们的惨叫。
   
剧痛。
   
然后一切归于黑暗。
 
    
       
小雏菊醒过来,根茎处传来的痛楚让它倒吸一口气,眼前发黑。
  
有个嘶哑而温柔的声音流露着喜悦轻唤它。
  
“嗨,老冰棍。”
  
喜悦让它目眩,它吃力地抬头,看到百灵鸟关切的双眼。
   
和干枯而凌乱的羽毛。
      
“真该死!”百灵鸟愤怒地嘶声鸣叫着,“他们怎么能将你也带进来!”
   
小雏菊看着它炸着羽毛急躁地走动,心里突然安宁下来。
    
它没事。
 
   
它还活着。
    

我陪着它。

  
“嘿,” 小雏菊轻声说,“一切都会过去的。”
   
百灵鸟突然安静下来,它看着小雏菊挺直了的、脆弱却无比柔韧的绿茎,眼睛突然有晶莹的水汽弥漫上来。
   
“没错,老冰棍。”

      
“我有跟你讲过初春第一缕阳光照射下,雪化的声音吗?还有寒冬里,松鼠在穴中啃坚果的声音……”
 
 
霍德尔[注6]挥手撤下白日的燥热,让夜晚悄然降临,为饱守折磨的它们送去些许凉意。
  
      
你曾为我描绘过你的世界,那些奇异而炫目的景致是我痛苦之时最大的宽慰。
   
这一次,换我展示给你我的世界。
       
  
  

炎热的仲夏,正午的太阳刺眼地照射着鸟笼,窗边没有一丝微风,一切似乎随时都会焚烧起来。
   
干渴灼烧着百灵鸟的喉咙,它绝望的在清凉的草皮中乱啄着,“那些该死的人类,一滴水也没有留给我。”
   
小雏菊焦急地看着在干渴中饱受折磨的百灵鸟,它多希望自己能给它变出水来,哪怕一滴也好啊…
   
等一下……
 
   
   
“吃下去!”小雏菊固执地将叶子举在百灵鸟眼前。
  
“绝不!”百灵鸟愤怒地扭过头。
   
热气一点点地蒸腾,草皮也已半干,小雏菊举着叶子哀求。
 
  “吃下去,”小雏菊坚定无比地看着百灵鸟,小小的躯干犹如一直长茅笔直地扎进百灵鸟的心脏里,“求你…”它哽咽了一下。

“活下来。”
 
      
百灵鸟看着举在眼前的叶子,几近透明的颜色,在阳光下莹润得像个小水滴,它闭上眼睛,明明流不出一滴泪水,眼角却依然生疼。
  
清凉的香气滑下喉,浓郁的,微苦又甜美的气息似乎顺着喉咙流入它的血液,比那个月夜闻到的更加清晰而细密,温柔地像是一张网,轻柔却又紧密地攫住它的心脏。
  
“乖孩子,”小雏菊微笑着,“还有这一片…”
 
  
        
当太阳再次接管天际之时,仍然无人送来一滴水,人们费尽心思将百灵鸟捕来之后,却又彻底遗忘了它。
     
它再也无力起身,躺在干枯的草皮上细细地喘气。
    
小雏菊只剩光秃秃的茎干了。
     
时钟投射在墙上的影子被无限地拉长,然后一点一点缓慢移动,像是在爬过它们即将逝去的生命。
     
  
  
突然有一丝微风不知从何处吹来,带着一缕清凉的水汽,百灵鸟在这丝凉意中睁开眼,看着光秃秃的小雏菊。

“老冰棍…我以后再也不取笑你的叶子了。” 它眼中的悲伤有如实质,几乎将小雏菊灼伤。
    
小雏菊低声笑起来,“你还老是嘲弄我的花瓣,金色配着古板的白色,一点也不……”

它渐渐停了下来,突然看向自己的花瓣。
  
   
白色的、细小而柔嫩的、依旧含着水分的花瓣。
   
它颤抖了一下,柔声对百灵鸟说:“你瞧,我还有好多花瓣的。”
   
百灵鸟的眼神一滞,愤怒和痛苦席卷了它的圆眼睛。

它瞪着小雏菊嘶声一字一字哑声道:
   
“你休想!”
   
“求你……我……我不能看着你……”
   
“不,听我说,”百灵鸟抬起头,语气凝重而温柔。

“我从未真的嘲笑过你古板的白色花瓣,事实上——”它停顿了一下,缓缓地笑起来,

“那些花瓣和你金子般的内心,那是我见过最美丽的色彩……我最爱的色彩。”
     
小雏菊呆立着,百灵鸟细弱嘶哑的声音撞进它的耳中,宛如擂鼓。那些字词在它的体内奔涌着,翻腾着,最终沉淀下来,温暖地围在它小小的心脏所在。
   
“我知道。”它轻声笑了。
  
  
   
   
   

    
刹车声。
    
    
手工定制的皮鞋细微的声响。
   
     
有人自奥迪R8跑车中走下,摘掉眼镜。
   
     
推开门的声音。
   
     
“可怜的小家伙们,爸爸在这了,Jar,扫描生命指征。”
   
    
“5%、6%,sir,它们还活着。”
  
  
          
     
又是一年的五月节,轻风再一次掠过原野,锯木声不再,费罗拉也终于想起了她被遗忘的孩子,花园的美丽繁盛更胜以往。
   
风轻快地在原野上肆意翻滚,卷起一地细碎的花瓣和草叶。
   
它愉快地奔跑着,穿过乡村和街道,绕过尖塔和高楼,掠过一栋大楼的窗户,在那里流连地打了个旋,而后挟裹着清凉的雏菊香气飞往远方,带起一阵鸟鸣,清越入耳。

    
  
   
    
   
   
彩蛋一:

“你送给队长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个?”Clint怀疑地打量着Tony手里花盆,和他脑袋上的那只百灵鸟,几乎笑倒,“一朵雏菊,和一只小鸟?”
    
Tony恼火地瞪着他,“我只想送这朵雏菊的,这可是我在布鲁克林找到的。可这只蠢鸟怎么赶也赶不走,好几次试图啄我的手…嗷!”

Tony抱紧了花盆,气急败坏。
    
“Jar!给你一分钟!让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东西从大楼消失!”
   
“注意语言,Tony。”Steve无奈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Clint悄悄溜了出去。

————————

注1:费罗拉,罗马神话花神
           
注2: 玛雅,罗马掌管春天的女神

注3:阿波罗,古希腊神话太阳神

注4:国王玫瑰the Rose du roi,四季开放
           
注5:狄安娜,罗马神话月神
           
注6:霍德尔,北欧神话,掌管黑夜之神
            

评论(2)
热度(34)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