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福华】《数学考了三十分,卷子给谁》之福华篇

前言:脑洞如图,四个cp:盾铁、锤基、福华、RF

附注:侦探全名William Sherlock Scott Holmes

三、福华篇

简介:William有张三十分的数学试卷,他无比确信自己得把它交给谁签字……

算是情人节贺文(?)

————————
  
 
Mr. Patel难以置信地看着手里的试卷,他扶了扶眼镜,几乎将那页纸戳到眼睛里。

“这不可能……”他反复核对了三遍后抬起头讶异地看向桌前有些等得不耐烦的小男孩。“不管怎么说,规定就是规定,你还是需要家长的签字。”他把卷子递给William,起身拿下衣帽架上的外套,“别担心孩子,我去一趟委员会,如果成绩出错会给你父亲去电致歉的。”

William礼貌地为他拉开门,“您不用麻烦的……”年长的教师揉揉小家伙的卷毛,竖起衣领大步离开,低喃声飘散在室外严寒的空气里,“我就知道不能信任Higgins那家伙出题……”

William看也没看地把那张试卷塞进书包,匆匆离开教师休息室。

零星的雪花飘进他脖子里,小家伙打了个激灵,紧了紧围巾,快步走出校门。他在十字路口停了下来,抬手看了眼表,转向了右边。

“爸爸!”小男孩小跑了几步,朝着办公桌扑了过去。正在低头看病历的John被突然闪过来的身影撞得一愣,旋即笑着一把抱起小家伙,他拂去儿子卷发上的雪花,揉了揉他冻得通红的小脸,冲着挟裹了一身寒气的小男孩露出一个温暖的微笑,“怎么没回家?”他把自己桌上的热茶塞到儿子冰凉的小手里。

William哆哆嗦嗦地捧着热茶喝了几口,“有个东西得签字。”他跳下John的膝头,想要单手拽过脚下的书包,茶盏一阵摇晃,几滴热茶溅在他手上,小家伙嘶了一声。

John无奈地拽过儿子的手瞧了瞧,责备道:“说过无数次了,端着茶的时候别乱蹦,稳重点。”小男孩甩甩手,敷衍地冲他笑笑,“好啦好啦,我会记着的。”

他将那张试卷塞进John手里,重新捧回茶杯缩到对面的扶手椅里,兴致勃勃地开始翻看桌上的期刊。John笑着摇摇头,低头看向手里的那张轻飘飘的纸。

“什么?”John惊讶地瞪着试卷上那两个数字,抬头看向儿子 ,“这不可能!你七岁的时候就证明了三维庞加莱猜想,夏洛克为此在麦考夫面前炫耀了足足一周……”他使劲瞪着那两个数字,指望它们能突然在后面再冒出个零什么的。

“别傻了爸爸,”William小口小口地喝着茶,轻描淡写地解释道:“那当然不是我的试卷。”

“那这是?”John看上去无比困惑。

“是这样,爸爸。”William坐端正了些。“我的一位同学,Nick· wilson,你见过的,他父亲不久前出了车祸——”

“噢我的天!那个黑头发的小家伙?真是一场悲剧,他的父亲还好吗?”John担忧地问。

“不太好,你知道wilson家只剩他们父子两个,Nick得照顾他爸爸,但他不能错过这次考试,如果这次成绩不好他会被取消奖学金。”William边说边翻过一页期刊。

“所以说这试卷……”John怀疑地看着儿子。

“没错,我和他交换了试卷。”William在凳子上不安地挪了挪屁股。

John皱起了眉毛,William抢在他开口之前解释道:“爸爸我知道这是作弊,可是你想想看,没有奖学金Nick就只能去东伦敦的学校了。”

“你可以用别的方式帮助他,我是说,为什么不帮他补习?”John揉了揉眉心。

“爸爸动动你的脑子——”他在John严厉的目光下噎了一秒,“噢,我是说,请想想看,要是有那个时间他自己就能搞定这场考试了。”

“可这也不能成为你帮助同学作弊的借口,显然,我需要给Mr. Patel打个电话。”John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

“噢不不不不!爸爸!”William扑过去抱住他的手,一脸恳求地说:“这样Nick不但会被取消奖学金还可能被开除的。想想看躺在病床上的wilson先生,难道你想让那位和气的先生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唯一的儿子被开除吗?”

“可是……”John犹豫的目光在儿子的小脸和手机之间来回游弋。

“爸爸——”William摇摇他的胳膊,“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就当是帮帮wilson一家好吗?”

“这么说……好吧。”John妥协了,换回了儿子一个紧紧的拥抱,他叹了口气,摸摸儿子的小脸补充道:“记着,仅此一次,如果再有下一次我会毫不犹豫地告诉你父亲。”

William瑟缩了一下。John感受到了怀里儿子一瞬间的僵硬,终是没能忍住,咧开一个无声的微笑。

“好了。”John拍拍儿子的屁股,“wilson先生在哪所医院?让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William滑下爸爸的膝头,替他拿过笔记本电脑,“温布利公园附近的教会医院。”
  
   
  
  
贝克街221B

John在把钥匙伸进锁孔的前一秒就有人拉开了门,他被拉进一个怀抱。“杰明街那个案子结束了?”他朝那双手臂的主人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在他脸颊上吻了吻。

“今天过得怎么样,William?”Sherlock关上门,转向拎着包想偷偷溜掉的儿子。

William躲避着他的眼睛,“很好,父亲。”

“是吗……”Sherlock打量了儿子一眼,“那么解释一下——”

“Sherlock你要红茶还是绿茶?”John从厨房里探出脑袋问道。

“咖啡,谢谢。”

“现在,儿子,想和我谈谈你书包里的东西吗?”Sherlock冲儿子咧开一个微笑,在壁炉前舒服地坐下来。

William在心里绝望地呻吟了一声,垂头丧气地一屁股坐在属于他爸爸的扶手椅里。“您是怎么发现的?”

“太明显了。”Sherlock不禁发出半个嗤笑,又在儿子委屈的目光下略尴尬地憋回去。

“先不提这个,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给了儿子一个警告的眼神,“别想用对付你爸爸那一套敷衍我。”

“好吧。”William无精打采地拽过书包掏出那张试卷。Sherlock瞥了一眼,顺手放在了咖啡桌上。

“我在三周前发现Mr. Higgins在侵吞曼德拉基金的奖学金。”William看了眼父亲,发现他感兴趣地挑起了眉毛,小脸上亮了亮,继续说道:“曼德拉基金平时是由他和Mr. wood一块管理的,但显然Mr. wood除了酒精对别的什么都不感兴趣。”Sherlock点点头,示意儿子继续。

“我知道这次的数学考卷他是编委会的主管,所以我溜进了他的办公室——”“等等,”Sherlock抬了抬手示意他停下来,“你是怎么溜进去的?”

“我……我只是……”William磕磕绊绊地解释着。Sherlock看着慌张的儿子露出一个微不可察的微笑,“是不是你和麦考夫家的小子一块溜进去的?”

“您是怎么?”William吃惊道:“算了,不用解释。总之,好吧,我俩溜进了他的办公室——”他在父亲戏谑的目光中红了红脸,承认道:“好吧,溜进去了几次,最后终于找到了藏在电脑里的账目,然后安装了一个小程序。那个小东西会确保有人调出我俩任何一个人试卷的时候,把页面直接打开成那份账目。”

“不错的创意,但绝对不是你做的。”Sherlock对儿子挑挑眉。William不服气地争辩:“起码办法是我想的,我承认在编程上的确没有他——”

“继续,你怎么保证Mr. Higgins不会自己打开这个链接?”Sherlock安抚地拍拍儿子的卷发。

“Mr. Higgins从来不会仔细核对成绩的,”William偷偷翻了个白眼,“我们只需要确保打开那个链接的是Mr. Patel。”

“没错。”Sherlock笑了,“如果我没记错,他儿子是董事会的理事?”

“您当然不会记错。”William兴奋地补充道:“Mr. Patel看到我这次的成绩一定会去核实的,而如果他看到那份账目,Mr. Higgins就可以愉快地等待他的诉状了。”

“所以这就是你欺骗我的原因?”John端着两杯茶从厨房转出来,皱眉看着他。

William愣在原地,目瞪口呆。

Sherlock愉悦地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对着John塞给他的绿茶嗤之以鼻,“你管这叫咖啡?”

“想都别想,因为杰明街那个案子,你这两天快把咖啡罐掏空了,我昨天接到两次邻居的投诉了,你应该庆幸William和我的睡眠质量一样好,没被你半夜的提琴声吵醒。”

William弱弱地试图插嘴解释:“不……爸爸你听我说,我没骗你,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

“听着儿子。”John严肃地看着他,William乖乖地闭上了嘴,哀求地看了正在喝茶的父亲一眼,只收到他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我就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出现在诊所,话说回来这可真是个精彩的故事,我觉得你奶奶也会喜欢的不是吗?当作圣诞节的家庭故事怎么样?”

“噢!不不不不!爸爸告诉我你不是认真的!”William绝望地尖叫了一声。Sherlock同情地探身过去拍拍儿子的头,换来儿子一个含泪的瞪视,“父亲你是故意的!”

“听我说儿子,”John憋回去一个大笑,“这种事你在一开始就应该交给大人们处理,而不是自己冒冒失失地当作一次探险来玩。”

“我没有当作——”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在办公室里被抓个正着会是什么后果?”Sherlock严肃地制止了儿子无力的辩白。

William垂头丧气地将自己埋在茶杯后面。“好吧,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John满意地揉揉儿子的脑袋,上了楼。

在听到关门声的一瞬间,Sherlock匆匆掏出手机,腾出一只手揉揉儿子的脑袋,兴高采烈地对儿子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干得漂亮!儿子!我简直迫不及待想看到麦考夫得知他儿子撬了教师办公室时脸上的表情!”

他起身拽过外套,对William眨眨眼。

“来吧儿子!我会在车上跟你说说我的做法。”

————————

注1:庞加莱猜想,属于拓扑学的范畴,是克雷数学研究所悬赏的七个千禧年大奖难题。确实被证实了,不过不是被小William而是俄罗斯数学家格里戈里·佩雷尔曼于2003年左右证明。

评论(8)
热度(165)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