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Last Shadow*


   
 我在院子里为你读一首诗。

   
   
 是那本绿色封面的旧诗集,扉页还留着你信手记下的日期。

    
    
 今年我们的苹果树没有闹虫害,结出的果实香脆又可口,我送了一些给邻居。

    
    
 晚上烤个苹果派怎么样?我改了配方,饼皮会更酥脆。

   

我换了份工作,原来那家杂志停刊了,我现在在给一家儿童杂志画插画,画了很多机器人。
   

   
 现在时不时还会收到孩子们的来信,有一大半是给你的,有个孩子的蜡笔画漂亮极了,他以后一定能当个画家。
    

埃尔多上个月得了肺炎,兽医说它应该能好起来,我还是很担心,它已经上年纪了。

  

我们给它买了个新窝,彼得挑的款式,颜色是我挑的,金红色。埃尔多很喜欢它。

   
   
 去年圣诞节时,彼得带回来一个女孩,是个金发的漂亮姑娘,笑起来很甜美。她教会了我怎么烤橙子蛋糕。

    
   
 她夸赞了你选的墙纸,我觉得你也会喜欢她的。

   
    
 我今年收到的礼物里有一包波斯菊的种子,我想我应该把它种在窗前,挨着你那些玫瑰。

   
    
 我送了你一本画册,我在里面画了打着盹的埃尔多和邻居家那个胖乎乎的小男孩儿,还有后院那颗无花果树。

    
    
 那株无花果树夏天的时候给我们招来不少麻烦,有群野蜂在它身上安家了,我和彼得被它们蛰了好多包。

    
    
 不过无花果真的很香甜,我晒了果干,泡在茶里味道很好。

   
    
 彼得上周给我带了一瓶酒。我用来配生蚝,他喜欢极了。彼得那天出任务受伤了没告诉我,因为这个我们险些吵起来,那顿饭也不欢而散。

    
    
 我有些难过,他的想法和我越来越不同,不得不承认,现在是他们的时代了。可他在我眼里,一直都是那个骑在你的脖子上开心大笑的小男孩,我多希望还能将他护在身后,可他已经长大了。

    
    
 也许我是时候和他认真谈谈了。

    
    
 还记得我们在意大利住过的那家酒店吗?我一直很喜欢露台的窗纱,它被风吹起来的样子让我联想起波罗的海的微澜。

   
    
 前不久我在网上找到了它的供货商,他答应我下周可以来安装。

    
    
 我后来又去过一次墨尔本。街道还是那么漂亮,给你塞过手机号的那个女招待两年前结婚了,没想到她还记得我,送了我最新口味的冷饮。

   
    
 墨入达水库的水位据说又下降了,不过我去的时候它还是那么美丽,比墨尔本清澈的天空更透亮。

   
    
 你说过它像我的眼睛,明明前者更好看。

   
    
 我买了一大堆Bistro Morgan的甜甜圈,我直到现在都没搞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往上面插针管。

    
     
 那些甜甜圈后来都分给了广场上的鸽子和小孩子。给你留了一个。

    
    
 你喜欢的那家越南餐厅换了主厨,点的东西还和原来一样,可怎么也吃不出当时的味道了。

    
     
 我回来的时候在机场遇到了去度假的斯科特一家,那个和彼得抢夺玩具熊的小女孩已经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姑娘。斯科特胖了许多,安逸的生活让他谈话时眼睛里都闪着愉悦的光芒,我由衷为他的幸福感到开心,他值得这个。

    
     
 巴基昨天给我寄了张潦草的明信片,他下周就从俄罗斯回来了,我很想念他。

    
     
 你之前送他的那把武器他一直都很珍爱,他在明信片里提到它的稳定器损坏了,语气很沮丧。我是不是不应该提前告诉他你早就为他准备了新设计。

   
    
 我前天和佩帕一起吃了晚餐,她要走了我龙虾焗饭的菜谱。

    
    
 岁月没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她依然美丽。我见过她的小女儿,长得像极了妈妈,一点也不怕生,喜欢用她小小的乳牙啃我的手指。彼得小时候也喜欢这么做。

     
    
 佩帕现在依然定时带来一堆需要签字的文件。你的公司她打理得很好,我只是觉得她偶尔也应该给自己放个长假。

    
    
 我在杂志社的编辑送了我一些咖啡豆,是一小袋子琥爵咖啡豆。研磨的时候有浓郁的香气,回味尤其甘醇。

    
     
 我近来越来越喜欢咖啡的香气了,微苦又甜蜜,让我想起你。

    
    
 上午我在车库门口捡到一只瘦小的猫,当时它嗅着我手里的金枪鱼三明治喵喵直叫。我决定把它带回家。

    
    
 埃尔多对它很友好,但它胆子很小,总是缩在窝里。

    
    
 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它就可以和埃尔多一起陪我在院子里晒太阳了。

    
    
 你知道吗?我想象过我们老去的模样,坐在炉火边絮语,并肩在花园里看黄昏铺满雀鸟的翅膀。我原以为,能陪你一直到老。

    
    
 我的一生,永远都在得到和失去之间艰难前行。很多次我以为自己承受不住了,但最后发现自己总能抗下来。

   
     
 唯独这一次不一样。

    
    
 我曾花了大段大段的时间枯坐,看着夕阳燃尽,看着白昼消隐,看着自己被时间的潮汐冲刷得不成形状。

    
    
 我以为我将永远荒芜下去。

    
    
 直到星期五找到我,给我看你留下的日记。我看着你零零散散记录下的笑容,记录下的争吵,记录下餐馆电话、球赛的时间、我的鞋码、彼得学校的电话。在那些视频音频以及手写纸条的背后,永远都有你大笑着的身影。

    
    
 我这才泪流满面地意识到,不只是我,你也一直都是幸福的。

    
    
 我们在一起的日子像是流星燃烧的光辉,耀眼夺目、璀璨得无与伦比,却也消逝得飞快。

    
    
 我曾在书店的看板上读到,生命中曾经拥有过的灿烂,终究都要用寂寞来偿还。

    
    
 我完整地拥有过你。

    
    
 这就足够了。

    
     
 我记得你最后的笑容,也记得你最初的挑眉,有你存在的时光里,我得到的太多太多了,和你在一起的岁月,我每一秒钟都幸福得无可名状。

    
    
 我的心里潜藏着你的影像,我还有剩下的所有余生可以接着爱你,我还有什么可抱怨的?

    
    
只一件事。

  
 
别走太远。

  
  
我怕追不上你。

  

   

      

  

罗杰斯

   

      

   

   

后记:题名取自叶芝的一句诗:I thought I would be the last shadow in your eyes.我原以为,能陪你一直到老。

放个bgm,写这篇时听的,点我&点我(手机点击浏览器打开)

   

   

   

   

评论(16)
热度(60)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