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虫铁虫】向死而生


警告⚠:涉及部分剧透。

献给:所有爱着小虫的你们
  
 
复联三里小虫倒进铁罐怀里的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个cp的美好:小虫对托尼的情感,澎湃着少年人独有的朝气和激烈,那是混杂了孺慕、依恋、向往、信任、爱重等等而诞生出的一种极纯粹的爱。

只是想想就让人触动。  
  
  
  
  
   
    
我从未想过我将如何死去。

过去的数天像是把一生的时间在短短数秒内压缩进一个氢气球里。

快得令人无暇它顾。

也许我曾经想过,像是隔着磨砂玻璃的一个微笑,在脑海中模糊一闪,从未真正看清。又像是从脖子后面投来的隐晦视线,你能隐约意识到,但回首去看,又什么都没有。

我只是……没想到它会来得这么快。
 
      
  
我隔着四散的尘埃微粒望向他的双眼,泰坦星混浊的大气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他深棕的瞳仁闪着不正常的水光。

那是泪水吗?他在……哭吗?他又受伤了吗?

我茫然地朝他伸出手,然后落进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钢铁和鲜血混杂的气息,混杂着泰坦星上尘土的味道骤然充满了鼻腔。

熟悉得令人无比安心。
 
  
 
这无疑是最好的死法,死在我所爱之人的怀里,好到让我怀疑这是不是真的。

“Mr. Stark?”我小声试探着。

“我在这,kid,我在这。”他的嗓子听起来干裂得厉害,这该死的星球。

我近乎贪婪地注视着他的面容,老天,我甚至看得清他的每一根眼睫毛。

等等……他真的在流泪,那双曾经快活而睿智的双眼此刻震惊而无助地望着我,泪水沾湿了他的睫毛,顺着他的脸颊滑落下去。

不不不,一定是哪里出错了。我的Stark先生绝对不会露出这种表情,他永远是胸有成竹的,他总是会在所有人争得面红耳赤时吹着口哨掏出一个超棒的计划。从我第一次看到他,我就知道。

当时他穿着装甲从天而降,钢铁流畅而坚毅的线条在火光下闪耀得令人炫目。我仰着脑袋,以为自己看到了神袛。那时我几岁来着?等一等……为什么原本清晰的记忆像是隔了层白雾,我得拼命去抓才能捞到那些回忆。我这是怎么了?

“Mr. Stark……我……”

意识在记忆中无序又轻快地跳跃着。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坐在我坐过的沙发上咧嘴大笑,咬着我姨妈做的派,堂而皇之地闯进我的卧室发现我的小秘密。就像是……就像是你最大的美梦突然在街角撞了你个满怀。

而我把这个美梦的手粘在了我的门把上……天,我简直无措地像个小孩子。
 
     
  
  
   
我侧头看着路灯从车窗外一闪一闪地掠过,悄悄在牛仔裤上蹭了蹭手。我感觉自己紧张得快吐了,他就坐在我身边,一肩之隔。我用余光看到他往后仰了仰,修剪完美的小胡子扬起一个漫不经心的弧度,他开始轻快地哼起一个我从没听过的调子。

宽敞却封闭的后座,音符四下撞击着,带动着我的心跳声。

扑通、扑通。

  
我看着周边的街景慢慢变得熟悉,突然想用蛛丝悄悄粘住发动机。

车还是停了下来,他朝我侧过身。他独有的气息夹杂着须后水的气味劈头盖脸压过来,我脑袋里一阵轰鸣,傻乎乎地抬起胳膊抱住他。

“hey,”他在我的耳边笑了,呼吸入耳,“我只是给你开门,kid。”我瞬间涨红了脸。
       
       
            
   
             
我焦躁地瞪着天花板,他下午说过的话在脑海中一遍遍回放。

我不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我清楚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有着可以帮助别人的能力,我只是想要运用这份力量而已。

我只是……想成为想你一样的人而已。

他是不是从来都只当我是一个需要监管的员工,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傻小子?

我恼火地朝墙壁扔过去一个枕头,听着它砰然落在地上的沉闷声响。

他是不是从来没有真的关心过我?
   
    
   
    
  
海水溅在我的脸上,咸苦冰凉。我用尽全身力气勉强维持着掌中的蛛丝,船体发出一声令人心惊胆战的巨大嘎吱声,我加大了力气,无视了肌肉和骨骼发出的不满抗议。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力气也一点一点退散。

我绝望地看着两侧撕裂的船体。

我该怎么办?
  
   
光芒。红金交织的光芒。

他的装甲从天而降。再一次地。

我仰头看着熟悉入骨的钢铁之躯,欣喜过后却是满腹的委屈。

“你要是真的关心,就会自己来!”我被愤怒冲晕了脑袋,不管不顾地冲他嚷嚷。然后震惊地看着他皱紧了眉,从装甲中一步步走近我。

怎么会?他那么忙。
   
    
   
    
   
“星期五,送他回家!”他的声音经过通讯器传来,我听得出他声音里压抑着的凝重和不安。

我偷偷攀在了飞船的边缘,飞船带起的湍流汹涌得让我几乎脱手。

怎么可能离开,他在那里,就他自己,他需要我的帮助。
     
      
      
   

    
漫天的黄色。

泰坦星放眼望去就像是干涸龟裂的河床。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带起了一阵尘土。我远远望着他和奇异博士低声交谈,他表情里带着前所未有的忧虑。

“我们会赢吗?”我问他。

“我不知道,kid。”他没有看我,只是盯着那艘飞船的残骸。

“我希望会。”
  
   
   
   
   
等等,我好像想起来了。

我们似乎……输掉了?

“Mr. Stark……”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在泰坦的大气中一点一点破碎飘散,茫然又惊恐。“我不想死。”我喃喃着。

我曾直面过无数死亡,家人的、朋友的、邻居的。我曾目睹过鲜活的生命从我身边逝去,我并不畏惧死亡,我只是担心,这场无望的战斗中,我再也不能守护在他的侧翼了、我再也帮不上他的忙了。那帮老古板们可想不出来“异形”这么好的主意不是?

“Mr. Stark,我不想……死……”

哪怕我们最后输得一败涂地,我也想和他一起迎来最后的因果。

“不!Peter!”

是他在呼唤我吗?为什么他的声音听起来这么遥远?

“Tony……”我留恋地闭上眼,将最后一缕气体送出肺内,“活下去。”

意识涣散开来,我在模糊中看到自己的身体破碎成无数的尘埃,我拼命睁开眼,隔着四散的尘砾望向他的眼底。

红肿、疲惫、带着憔悴的青灰和痛楚,但依然和十年前初见时一样温暖。

那时他举着斥力炮,冲我眨眼,双眸在激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别怕,kid。”

   
   
   
 

教历史的Philip先生说过,几乎每个宗教都曾描述过死后的世界。我不知道它们之间有无区别,但我敢肯定没有任何一种,会是眼下这种情况。

无聊。

极致的无聊。

意识在一片黑暗中浮沉,没有起点,没有终点,就这么漫无目的地飘荡着。

要是有游戏机就好了。

突然,意识像是被轻轻触碰了一下,骤然变得清晰起来,像是迷蒙中有人轻轻碰了碰你的脸。

有什么拉着我向一个方向冲去。

那是……什么东西?绿光?

 

怎么这么刺眼?

“该死,关上它。”我痛苦地呻吟了一声,试图睁开双眼。
  
     
     
      
“欢迎回来,kid。”














评论(6)
热度(73)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