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学院AU】Rain Of Recollection


@年岁霜降 小可爱的点梗。【在跑偏的边缘大鹏展翅】
 
              
写在前面的话:本打算只是简单写个甜饼的,动笔那天我这里下了一阵雷雨,雨停后往回走,低头间看到路面积水中梧桐叶子的倒影。
  
突然就想写一个雨天的故事。

注:回忆里的对话全用「」以便区分。
   
     
========================================
     
     
室内的温度计飙红到了32°,窗户开到了最大,窗纱依然垂死般耷拉着,一丝风也没有。窗外的天空将雨未雨地阴沉着,潮湿又闷热的空气粘腻地贴在身上。

让人压抑又烦躁。

Tony扯了扯领口丢开手里的图纸,咒骂了一句。

“快要热死了,学校维修处的人到底是怎么了?”Bruce徒劳地摆弄着空调的遥控器,转头询问烦躁的同伴,“发电机果然还是不够用吗?”

“谁知道呢。”Tony朝后一仰,椅子危险地嘎吱了一声还是稳住了平衡。

“实验室的电力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啊?毕业论文要赶不完了。”Bruce焦急地在抽屉里扒拉着维修处的电话。Tony闭上了眼。

毕业啊……

Tony突然觉得一阵烦躁,他从椅子上一跃而起,匆匆抓起钥匙,“我去买杯冰咖啡,你要吗?”
   
   
   
   
真不该出来的。

刚推开大楼门的一瞬间Tony就后悔了,热浪几乎是瞬间就冲进了他裸露在外的所有毛孔。“要不然还是回去算了。”

咖啡店里空调的凉风和冰块撞击的清凉声响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Tony咬了咬牙,冲进了那一片热浪里。

  
  
    
“Tony,Tony!”

有人在身后喊住了他,Tony回过头,一个女生气喘吁吁地跑过来,跃动的红发在这样闷热的天气里简直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

“嗨,Pepper。”他打量着她怀里的一推文件夹,“你这是要去哪?”

“艺术社上报的最后一笔款项报账有问题,现在电脑又没法用,我只能自己去核实一下。”Pepper用公文夹扇了扇风,疑惑地问他:“话说回来,你还有时间在校园里闲逛?论文和设计图都搞定了?”

“只是去买杯咖啡而已,哪有在闲逛!”Tony撇撇嘴,“要不要给你也捎一杯?”

“不用了。”

“那我先走了。”Tony说着就要离开。

“等等……”

“怎么?”Tony困惑地停下脚步,转过身看着她。

Pepper一直有些苍白的脸颊被热气催出了微微的红晕,就算是在这么湿闷的天气里,她依然站得笔直而优雅,没有显出一丝的疲态。

Pepper无疑是个优秀的姑娘。Tony突然有些抱歉地想着。

“我是想说……虽然我并没有这么说的立场……”Pepper似乎是没想到他真的会安静地等她说完,吃惊之下又突然犹豫起来。

“你想说什么?”Tony突然有种不安的预感。

“快毕业了。”Pepper抱着文件夹,认真又不安地看着他。

Tony脸上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停滞。

“是啊。怎么,舍不得毕业了?改天办个聚会叫上Rodey和Bruce,对了,还有Natasha和她那个新男友,叫什么来着?就那个看起来脾气超级差劲的那个……”

“Tony……”

“我一直以为他是搞什么行为艺术的,你知道这就他那个造型,那天我问Nat的时候差点没被她打个半——”

“Tony!”Pepper半是难过半是恼火地抓住了Tony的手。

被拽住的Tony像是突然间泄了气,他甩开了Pepper的手。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别说了。”

“可是Tony……最后几天了,你再不……就真的没机会了。” 她低下头,“最起码,和他说句话,我不能看着你这么……”

“关你什么事!他和……”Tony怒气冲冲地瞪向她,在看到她脸上突然滑落的泪水时猛地住了口,懊恼地避开她的视线。“Pepper……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有意那么说的,你知道,只是脱口而出……”

Tony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Pepper,你是我见过的最好的姑娘,真的。”

“我知道。”Pepper快速地擦去泪水,手指攥紧了文件夹的边缘,露出一个隐约的微笑,“我知道。”
    
     
      
     
 
  
十字路口的绿灯迟迟不亮,Tony站在街口仰头看了眼依然暗淡的天空。

第一次正式见面,好像也是在这样的一个天气里。Tony这么想着,盯着马路对面闪烁的红灯出了神。

那时候多大来着?好像还是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张狂又稚嫩的年纪,看不起任何一个智商比自己低的同龄人,被揍趴在雨地里倒也不是什么意外。意外的是,倒在一地被雨水濡湿的纸张里时听到的那个声音。

  
      
    
    
  
「 你们在干什么!放开他!」

一听就底气不足,嗓音有点颤抖却无比坚定。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C班那个病秧子哈哈哈,成天就知道涂涂画画的那个傻子!就凭你也敢这么和我们说话?!」

意识有些模糊的Tony听到了那个男孩的痛呼声,隔着滂沱的雨帘看到一个细瘦的身影被揍翻在地。
     
    
  
   
  
         
     
  “不走别挡路。”

有人推了Tony一把,他才意识到已经是绿灯了。匆匆走过十字路口,他甩了甩脑袋,试图将那些回忆从自己的脑海里赶出去。
       
  
           
    
        
 
     
「 你还好吗?」

伸在眼前的那只手,细长而白净,被地上的石头划出了不少口子,细细地渗着血。

「谁要你多管闲事!」不知是愧疚还是不好意思,他只是一瞬慌乱起来,甩开了那只伸过来的手,自己爬了起来。

然后看到了,背着手,顶着一头一身的雨水、被揍肿了眼角却朝着自己微笑的那个人。

明明是下着雨的阴霾天空,为什么一瞬明亮到以为看见日出。
      
  
   
两人在停车场的角落里避雨,雨势变大了,帘幕一样刷啦啦从檐角洒落,溅在脖子里一阵细小又轻柔的凉意。
  
「你好,我是Steve,Steve·Rogers。」

Tony突然觉得他的笑容灿烂到有点傻里傻气的。

「喂,被揍了也那么开心啊?」

「可不管怎么说我阻止他们揍你了啊。」

「笨蛋,我才没有被揍,我只是刚准备揍回去你就跳出来了。」

「好好好。」

「喂!你那是什么表情?不信吗?」

「我不叫‘喂’。」

「好吧,Steve。总之……」Tony突然有些不好意思,「谢谢你了。」

那个男孩的眼神像是瞬间被点亮了,他睁大了眼睛,微笑起来,漂亮的蓝眼睛弯出愉快的弧度。

雨后天空一样明净的蓝色。
  
   
   
「啊——啾——」

Tony气呼呼地揉了揉鼻子。该死的Thomas那帮人,等着瞧吧,我一定让他们后悔到——

背上突然传来的淡淡暖意让他咬牙切齿的念头戛然而止。

金发的瘦弱男孩只穿着件湿漉漉的T恤冲他不好意思地笑:「虽然我的外套也有些湿了,但比起你身上这件还算干。」

Tony拽着他外套的领口,一瞬间不知道说什么,张了几次口,最后还是闭上了嘴,抬头看着眼前细密的雨帘。

树叶被雨水打落,零星地散落在湿漉漉的地上,鲜绿又明亮。

「带着画板就好了。」身旁的男孩捋了把头发上的水,叹了口气。

「你……很喜欢画画吗?」Tony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嗯,我从小身体就弱,喜欢的体育运动全部都被禁止,就这一个爱好还可以坚持下去。」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揉了揉头发。

「改天可以看看你的画吗?」

「当然了!」Steve瞬间雀跃起来,眼睛在雨汽里湿漉漉地闪亮着。

「不过……」Tony犹犹豫豫地问,「为什么会帮我呢?你又不认识我。」
   
「也不能说不认识……我是说,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你的,智商170的天才Tony·stark,你得过PECASE不是吗?」Steve兴奋地说。

「不是,我是问,为什么要帮我」Tony闷声问:「你们不都是受不了我吗?为什么要帮我?」

「什么?!没……没有的事!我觉得你超厉害的!你设计的那个机器手臂一定能帮助很多人!还有你的那场辩论赛……」

Tony愣愣地看着眼前拼命解释着、几乎手舞足蹈起来的少年,他絮絮叨叨的声音和淅淅沥沥的雨声糅合在了一起,成了他脑袋里不断回响着的盲音。

「……别在意那些人,他们只是纯粹的嫉妒而已。其实很多人都想和你成为朋友的,不过你看起谁都懒得理所以大家也不——」

「是吗?这么说,你也是?」Tony打断了他的话,第一次看向了他明亮的蓝眼睛。
     
Steve傻乎乎地看着他。

「啊?」

「你也想和我成为朋友吗?」

那颗金发的脑袋瞬间低了下去,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露在外面的耳尖慢慢红了,被水濡得鲜艳欲滴。
     
 
  
  
  
  
 
   
       
 
被擦身而过的行人匆匆撞了下肩膀,Tony揉着被撞的部位站在涌动的人群中愣了神。

“该死,我今天怎么了?”他抬起一只手揪住头发。

别再想了。

停下来。

停下来。

  

   
   
  
 
    
  
   医院的窗户上挂着淡蓝色窗纱,被风吹起来的时候总会模糊掉Steve一半的脸。
  
「 每天都要吃这么多药吗?」

「没事的,我都习惯了。」

Steve笑着结果他手里的水杯,Tony看着他手背上细瘦的青色血管,突然有些担心。

「你会好起来的吧?」

「再过一年我就可以做手术了,到时候一定会好起来的。真想当四分卫啊!」Steve眯着眼睛朝他笑了。

「但是……」
  
「怎么了?」

「必须去德国做手术吗?」

「嗯,这个病最权威的专家就是Schneider博士了。」

没人说话,Tony沉默地盯着窗纱边沿的阳光,光线忽明忽暗地浮动着,在床头的花瓣上投下或大或小的光斑。

   
   
   
   

      
   

“您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先生……先生?”

“噢,抱歉。”Tony回过神来,对收银员抱歉地笑笑,“我要一杯冰拿铁,再加两杯外带。”

“好的,请稍等马上就好。”

他无意识地揉搓着一袋糖包,撕拉一声,脆弱的纸包被揉住一条缝,细密的糖砂从指缝里漏了一地。
 

   
   
  
  
      
  
什么时候开始断了联系的?

一周一次的邮件变成了一月一次,之后再也没有了回复。

标着未发送的邮件越来越多,积攒起来的红色刺目又令人心慌。

电话另一头也总是盲音,一段时间之后,也变成了空号。

像是生命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两年前的那场雨似乎只是他的一场梦,水泡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

就破了。

  

  
   
  
  
   
    
“先生,这是您点的咖啡。”

冰块在液体中碰撞的声响,干净又清脆。Tony匆匆付了小费,一口气灌下半杯,快慰地叹了口气。

Tony抬头看向窗外,红色的雨棚之上,云团似乎变得更加灰暗了。

应该不会这么快就下起来吧。他用小勺戳着咖啡里的冰块,看着它们在深棕色的液体中上下浮沉着。

      
  
      
   
     
      
    

「Tony!」

一瞬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Tony手里的试管咣当一声掉到了地板上,发出清脆的一声空响,碎了一地。

有人站在实验室门口,背着光看不清脸。

Steve?

不,不对,那不是Steve。Steve一直都是瘦瘦小小的,骨头简直快刺破他苍白的皮肤。门口的那个人,T恤被肌肉撑出利落又清爽的轮廓,看起来健康得要命,不可能是他。

Tony扯了扯嘴角,蹲下去收拾一地的玻璃渣。

视野里突然伸出一只手来,看起来修长而有力,指端沾了星点颜料。

Tony感觉自己的心脏停了一拍,然后又钝又重地跳起来。他下意识地抬起头。

金色的短发微微有些凌乱,衬出英朗的双眉下一双深邃的蓝眼睛,依然是天空一样纯净又通透的颜色。

Tony那一瞬间觉得自己也许会狠狠朝那张脸揍一拳,然后拽着他的领子质问他为什么人间蒸发了两年。

 
可实际上,他只是指尖颤动了一下,然后扔下手里的碎玻璃夺门而出。
  

     
  
 
      
   
  
“哗啦 。”

Tony从回忆中惊醒,店里的人纷纷看向声源处。

原来是邻座的情侣吵架,碰翻了咖啡杯,无辜的瓷杯在桌子上滚了两圈之后狠狠摔在了地上。

   
   
  
   
  

雨不大不小地淅沥着,他大步穿过走廊,被雨水润湿的树影鲜绿明亮地从余光里闪过。

身后传来快速的脚步声。

「Tony,等等!」

他下意识地停了一步,旋即又加快了脚步,几乎是跑起来,跌跌撞撞地冲过走廊,两侧的绿色在视线里模糊成一团绿色的光晕。

胳膊还是被拽住了。

「Tony……」金色的眼睫毛微微颤动着。

「为什么一直躲着我?」

「难道我要成天跟着你不成?真不好意思,我可不记得什么加入你的粉丝队了。」 

「我,我这些天一直想跟你解释……我之前是因——」Steve的声音听起来焦急又懊恼。

「不用了。」Tony听到自己这么说,「没什么需要解释的。」

   
   
   

  
邻座情侣的小声争吵和空调低低的运行声混合成了越来越远的背景音,Tony在沙发里舒服地挪动了一下,打了个呵欠。

      
   
   
       
     
    
   
   
「他回来了?」Rodey在机器的轰鸣声中提高了嗓门。

认命般地叹了口气,Tony放下笔,起身关掉了机器。

「没错。」

「那个混蛋竟然就这么一声不吭地突然回来了?!我绝对得去和他好好‘谈谈’!」Rodey咬牙切齿地磨着后槽牙。

「……冷静点。」

「冷静?」Rodey恼火地怒视着他,手指几乎戳到他眼睛里,「你现在和我说冷静?三年前你不吃不喝把自己焊死在工作间的时候你脑袋里怎么没蹦出这两个字?还有现在,要不是Pepper告诉我已经四天没见——」

啪嗒一声闷响,Rodey下意识接住扔过来的东西。

「天气这么热,喝口水再接着训我。」Tony靠在冰箱门上低头研究着手里的图纸。

  
「我那时候以为他死了。」Tony在图纸上添了一笔。

  空气突然安静下来,愤怒咆哮后的余音似乎还在空气里微微震动着。Rodey垂下了拿着水瓶的手。

「Tony……」

「放心吧我没事,好得很,两年前那样的傻事,我不会再做了。」Tony朝友人咧开一个大笑。

「……别笑了,Tony……」Rodey攥紧了水瓶,突然大步朝门口走去。

「你不问,那我去,我得问清楚那个混球到底是为什么——」

「站住!」Tony疲惫地喊了一声。

「我不在乎了。」

舍弃了的过去,抛在脑后的过往,对那个人来说又能重要到哪里去?

Rodey困惑地回望着他,「可你不是喜——」

「以前的一厢情愿而已,他那样的怎么看都是个钢铁直男。再说了,你不是一直都让我朝前看吗?」他起身重新打开机器。

「都过去了。」

  
  
  
  
    
    
   
    
一声低沉的巨响自云层中劈出。Tony猛然惊醒,看向窗外。

起风了。狂风刮卷过街道,带着树枝和砂石狠狠地拍上窗户,不知是谁的帽子被卷上了天空,小巧的红色只是一闪,便再也看不到了。

Tony匆匆抓起外带的咖啡冲出咖啡店。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灰霾的天空纵劈过一道刺眼的亮光,云层中一声轰响。

一滴雨水轻巧地拍在Tony的鼻子上,数秒之后,雨势轰然瓢泼,Tony带上了外套的帽子,在跑了两步之后还是放弃,折回了最近的那家咖啡店。

“先生?”服务生询问站在雨棚下面的Tony,“可以的话请进来避雨吧。”

“多谢你了,不过我这样就好。”Tony看了眼店里坐满的位子笑着摇摇头。

  
 

这阵雷雨什么时候过去啊,不知道实验室的供电恢复了没有,毕业……论文啊……Tony慢慢拆开外带的咖啡,叹了口气。

有些凌乱的脚步声快速响起,有人跑了过来。

来人在身边站定,带过来一阵潮湿的水汽。“请问我能在这避会儿雨吗?”

Tony喝咖啡的手在他开口的一瞬间僵在了原处,他越过兜帽的边沿看了过去。

白衬衫被雨水打湿了,紧贴在身上勾勒出清爽又漂亮的肌肉形状。

Tony将咖啡塞回了袋子里。“当然可以。”说着向前一步踏进了雨中。

看着雨势很大,落在身上却很轻柔呢。Tony一瞬不着边际地冒出了这个念头。

一只手有力却温和地拉住了他。

“只是避雨而已。”
  
  
  
     
Tony低头看着路面的水坑上溅起的水花,无声地咒骂着自己。

身旁的存在令人难以忽视,熟悉又陌生的气息不断地往鼻子里钻。他弯肘搭着件外套,袖子挽了起来,露出紧实又线条流畅的小臂来,在雨水的濡湿下微微地亮。

Tony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

“你……Pepper还好吗?”他突然问道。

Tony掏咖啡的手一颤。

“她挺好的,也挺忙的。”

“我听说……你们……”刻意放轻的声音透着忐忑。

“不用顾忌的,都是好久之前的事了。”Tony挥挥手。

他是怎么知道的?Ton疑惑地想。

“Bucky告诉我的,呃,听Natasha说的。”

Tony吓了一跳,下意识想抬头,硬生生按捺住了。

“你的心思还是那么好猜,就像写在脸上一样。”他的声音带了微微的笑意,低得像是一声叹息。
  
    
  
雨势渐渐小了。铅灰色的云层中,细密而银亮的雨线跌落下来,温和地打在头顶的雨棚上。街道上一片寂静,耳边只有雨水下落的声音。

Tony看着雨帘突然想起了Pepper带泪的话。

最后……几天……了吗?

“喝咖啡吗?”他挣扎了一下,还是递过去了。

终于看清了Steve的样子。他倒是一直没怎么变,甚至连发型都和之前差不多,脑袋后的一撮头发依然不服帖地翘着。穿衣品味倒是比以前好了不少,应该是Sharon……

他恼火地瞪了眼呆立着的Steve,“要吗?”

“啊?”像是突然回过神来,Steve伸手接过那杯咖啡,“谢谢。”

“所以……呃,听说Sarah好像已经找好工作了?”Tony惊恐地听到自己这么问道。

Tony默默在心里又补了自己一巴掌。

“Sharon是……哪位?”被问的人踌躇了一阵,困惑地回问。

假装的……吗?Tony用余光瞄了他一眼。

“Sharon Carter,你女朋友,或者从你的回答推断,前女友?”

“她不是我女朋友,”Steve突然抓住了他的胳膊,俯下身看着他,“也不是什么前女友。”

胳膊被抓得有点发疼,更要命的是近在咫尺的那双蓝眼睛,真诚又明亮,近得让人避无可避。Tony吸了口气,偏开视线。

“我知道了,放开我。”

“我从来就没有什么女朋友。”Steve抱歉地放开他,手指动了动,还是缩了回去。

“是吗………”

Tony没再说话。俩人沉默地喝着咖啡,看着雨棚边沿垂落的雨帘变得越来越稀疏。街上已经开始有撑着伞的行人走动。

“我也差不多该回去了,毕业论文还没写完。”Tony往下拉了拉兜帽,准备离开。

“我正好也要回学校,不介意的话,一起走?”Steve从衣服口袋里摸出把折叠伞,微笑着询问他。

“不用了。”Tony将空了的咖啡杯扔进垃圾箱,大步走开。

     
  
     

身边的人像是附骨之蛆一样,任凭他走慢走快都缀在他一步之后。在第三次为了避开他踩进一个水坑时,Tony终于忍不住了。

“你到底想干吗?”

“我——”

Tony愤怒地踹了脚道边的树,扑簌簌一阵水花浇了他一脖子。

“你又想出了什么新办法来折磨我?Rogers!”

Steve低下头将伞移到他的脑袋上,自己站在了雨中。“Tony,你躲了我整整四年。马上就要毕业了,这一次……就这一次,起码听我说完。”声音低而沉,像是带着千钧的份量。

Tony移开了视线,看向道路上的水滩,大大小小的积水里倒映着道边梧桐的绿影,一闪一闪地亮着,清澈又鲜亮。

“你说。”
  
  
   
    
“我去了德国治疗了三个月之后,突然出现了排异反应,当时的情况很不乐观,主治的医生下了病危通知。”Steve的声音平而稳,像是在叙述别人的故事,Tony的手心却渐渐渗出汗来。

“我当时只想着,要是你知道了,得有多难过。既然这样,还不如让你慢慢忘了我。你这么优秀,一定能找到更合适的朋友。”他说到这,低头笑了下,“其实我也没完全错,Rodey就是。”

“后来,现有治疗几乎无望的情况下,Schneider博士征得了我母亲的同意后,将我引入了新药的试验组。”Steve看着头顶的树影陷入了回忆,“9.3%的生存率,算不上乐观。”

“治疗的过程漫长又痛苦,所幸我运气向来不错。”Steve笑着看向他。“其实我可以提前半年回来的,但母亲死活让我接着修养。”

Tony一直沉默地听着,沉默地看着。看着他神色轻松地说着让人心惊胆战的事实,看着雨水将他从头淋到脚。Tony的手指几乎攥出血来。

“那么……为什么……为什么你不——”Tony的嗓音不由自主地颤抖。

“我担心你已经忘了我。”Steve扯了扯嘴角,“消失了两年,突然出现在你的生活里,会对你造成多大的困扰,我不是没想过。”

“我只是……没忍住。”

“那时我3月份就回来了,听说你又发了三篇尖端论文,听说有个叫Pepper的姑娘一直喜欢你……”

   
  
雨越来越小。细密如雾一样罩了他们一头一身,Tony沉默地听着那些字母从Steve的口中轻描淡写地飘出,然后拼凑出一句一句的字词,带着经年的回忆狠狠拍在心上。

“我原本打算只要看到你一切都好,上完高中后就联系德国的大学。那天在实验室……本来只打算看一眼的,不知道怎么就叫出口了。”Steve看进他的眼底,神色隐忍而压抑,“那时我才知道,那件事对你的影响那么大。”

Tony感觉自己的体内那个被深深藏起来的疤痕随着这些字句缓慢地裂开了,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说不出来的疼痛酸涩,他想大叫,想痛哭,想用力揍向眼前这个人的下巴,想用尽所有的力气紧紧抱住他。

“你这个……混蛋。”Tony在原地颤抖着,觉得眼眶一阵一阵胀痛。

Steve上前一步,单手轻轻抱住不断颤抖着的Tony,红了眼圈。

“我想要解释,却觉得解释了也没用,我的确是错得太过分了。没办法解释,又不能离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Steve扔掉了另一只手里的伞,双臂环住Tony,渐渐收紧。“就这么茫然无措了四年……”

Tony渐渐止住了颤抖,“实在是……”他压下鼻腔里的酸涩。“蠢过了头。”

“确实太蠢了。”Steve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特别是看着你和Pepper……我从没觉得自己那么蠢过。”他嗓音不稳地微微发颤着。

头顶传来的吐息沉重得让Tony不知道如何开口。“我……”他勉强张开口,觉得自己喉咙干得要命,发不出一个字来。

“我都懂。”Steve松开他,后退了一步,低头捡起地上的伞,再抬头时脸上是一片温和的笑意。Steve把雨伞塞到他的手里。

“人总要向前走,不能总活在过去。我从来就没有奢望过你对我的怨恨能消解,只是——”Steve顿了顿,“Pepper真的是个好姑娘。”

  
    

雨丝已是轻飘而无力,铅灰色的云层大多已经退散,露出中间大片浅蓝的天空来,有明亮淡金的光线在云层边探出头来。

Steve看着他,良久后,对他露出一个明亮灿烂的微笑。

“那么,这次你先走吧?我还有点事就不回学校了。”

Tony不解地看着他,迟疑地走了两步,感觉有视线轻而缓地落在他的背上。他回过头,看着Steve站在原地对他微笑,突然冒出一种感觉。

要是这次走了。

就永远回不去了。

Steve……     
   
   
    
     
  
  
阳光终于摆脱了云层的禁锢,清澈的光线自尚且带着暗色的云朵间倾泻而下。道路上的积水在光线下镜面般反射出翠绿的树影和树梢间细小闪光的水珠。

有一滴水珠骤然落下,掉在积水里,漾出一圈圈的明亮的涟漪。

Tony猛地转过身。他跑了几步,溅起一路细小的水珠,粼粼生光。

他几乎是张牙舞爪地扑进那个人的怀里。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想都别想。我不会走,你也别想走,在我原谅你之间,你他妈一直都得呆在我的眼皮底下!”

“你什么时候才能原谅我?”Steve抖着嗓音轻声发问。

Tony将脸埋进他的怀里,眼泪无声地涌出来。

“一辈子都别想。”
     
  
     
     
 =================================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但盼风雨来,能留你在此
隐约雷鸣,阴霾天空,即使天无雨,我亦留此地
   
   
   
   
  

      

  
  
  
  
  
   

  

  
  
   
  
  

 
  
  
  
  
  
  
  
  
    

   
     
    
    
   

  
   

   

    
    

   

评论(8)
热度(81)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