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福华】I Am You


 
【过往并没有困住我,我也没有沉溺于回忆。

我只是感觉自己很幸运,我还保留着他的影响,他的气息。

他的一部分,接由我之身活着。】 
   
 I love you,I am you 
  
        
   
 
桌上的烟斗袅袅地冒着未烬的烟,华生刚抖开报纸,就听到了从楼梯传来的脚步声。步伐听起来杂乱而缓慢,每一步都重重地踩在楼梯上。

应该是个老年人,五六十岁左右,有些肥胖,可能有心脏方面的旧患。华生思忖着,翻开手边一本边角已然磨损、夹满了纸张的厚笔记本。

敲门声响起。

“请进。”他放下了手中的笔记本,不露痕迹地打量着走进来的人。

老年男性,看上去约莫六十岁,带了半副夹鼻镜,穿着一件整洁却并不崭新的大衣,右手袖口被打湿了一片,肩缝处明显被仔细地修补过,脚上的靴子皱巴巴的,鞋帮上沾了不少泥水。他颤巍巍地握着伞,忐忑地打量着四周。

“请问是华生先生吗?我是本·霍廷顿。”

“没错是我。请靠着壁炉坐吧,您看起来冻得够呛。”华生递过去一杯热茶。

老人感激地接过,双手捧住杯子长出了口气。

“所以,”华生微微前倾,聚精会神地盯着他。“霍廷顿先生,您是遇到了什么难题吗?”

   
   
   
  
哈德森太太听着楼上今天第三次响起的敲门声,她叹了口气,目光越过冒着白汽的水壶看向了墙角古旧的摆钟。

十二点零三刻。

她从烤箱里拿出刚做好的司康饼放在托盘里,想了想又加了杯牛奶。

哈德森太太踏上楼梯的时候正好有人下楼,她侧身让了让,那位年轻人碰了碰帽檐朝她行了个礼,神色看上去解脱又轻松。

哈德森太太双手端着托盘,正苦恼着如何敲门时,门却自己朝里开了,华生笑吟吟地站在门口接过她手里沉甸甸的托盘,送过去一个贴面吻。

“实在是太感谢了!我快饿扁了。”

“亲爱的你怎么知道我在……”哈德森太太下意识地开口,旋即又匆忙摆手,“不用解释了,随口一问而已。”

华生会意地笑笑,示意她进屋。
  
  
   
  
由于下雨的缘故,屋内光线并不明亮,窗帘挽了一半,从露出的那半窗户里看得到伦敦长长短短的黑烟囱。炉火温暖地发出哔剥声,壁炉前的咖啡桌上散乱地堆着几叠纸张,有几页飘到了地毯上。

餐厅的那张桌子看起来只用了一半,另一半依然放着那些古怪又易碎的仪器,不再散乱堆着摇摇欲坠,而是被妥善地排放整齐了。

华生将另一半桌上的墨水瓶和放大镜划拉到一边,放下托盘后转身查看着茶壶。

“要来点热茶吗哈德森太太?大吉岭,一个委托人送的。”

她收回目光,笑着点点头。

  
  
  
 
“您烤的司康饼和苹果派简直是太美味了!”华生咽下最后一块饼皮,满足地叹了口气。

“约翰……”哈德森太太欲言又止。

“您有话直说就好。”华生给她的杯子里添了些茶,亲切地拍了拍她的手,抬头对她温和地笑笑,眼睛下看得到淡淡的青紫。

哈德森太太用茶杯掩去一声叹息。

“我上楼时见到了你的一个委托人,案子处理得不错?”

“最后的结果勉强算皆大欢喜,”华生愉悦地靠在扶手椅上,“他母亲的遗嘱倒是找到了,那么大一笔年金,他占了最多份。”

“那可怜的孩子能逃过一劫也是不容易,多亏你了。”她慈爱地拍拍他的小臂。

华生端着牛奶大笑起来,“多亏探长及时抓住了他舅舅。您真应该看看那人被抓个正着时脸上的表情,精彩极了。”

“亲爱的……”哈德森太太盯着杯底的茶渣,犹豫着应不应该说下去。

“哈德森太太?”华生温和地示意她说下去。

“我只是……有些担心你,你也不专心打理你的诊所了,一周里有三天泡在这里,翻着——”她眼神一黯,“夏洛克的旧书,钻研他那些笔记,海滨杂志的投稿你也停了不是吗?”

她叹了口气,担忧地望向他,“你甚至开始重新接受委托。约翰,你不能……不能这么假装下去了。”她小心地打量着他的神色,“我原本指望迈克罗夫特能劝住你的。”

沸腾的水撞击着壶盖噗嗤作响,华生将它从火上提了下来,给俩人添了些茶。

“是我没向您解释清楚,也难怪您会担心。”华生微笑起来,“我并不是在假装夏洛克还活着。”

“他一直都在。”

“约翰!”哈德森太太担心又惊恐地捂住嘴。

“十分抱歉吓着您了,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我没有发疯。”华生伸出一只手安抚住她,“请耐心听我说完。”

“我并不是在以什么愚蠢的方式假装夏洛克还在我身边,我只是——”他沉默了一瞬,抬头望向窗外,“在他离开之后,才意识到他在我身上种下的改变。”

“他的思维,他的逻辑,他的手法,他的行事……”华生垂眸看着自己的手,“我之前从未意识到它们在我身上留下了如此深刻的烙印。”

“无论是学习他的笔记,还是重新接受委托,都是出自我内心的意愿,我并不是放弃了我的诊所,只是分出了一半的时间而已。至于海滨杂志,”华生不好意思地笑笑,“我目前接的都是简单的委托,还没遇到好案件。”

“过往并没有困住我,我也没有沉溺于回忆。我只是感觉自己很幸运,我还保留着他的影响,他的气息。他的一部分,接由我之身活着。”

“正如我现在向您解释一样,探长和迈克罗夫特也曾坐在我面前等待我的解释,相信我,他们二位的态度要比您吓人多了。”华生大笑起来,“我当时真担心哪句话没解释明白就被探长捆回诊所。”

“噢……约翰……”哈德森太太绕过餐桌抱住了他,“这真的是……”她伸手拭去眼角的泪水,“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您不用担心,”华生回抱住这位一直看顾照料着他们的老妇人,眼角温热。

“我会好好享受生命。”

“连同他那份。”
   
    
   
    
『 我所认为的深爱,是在分开以后,将自己活成你的样子。I AM You,比I Love You更加勇敢、更加坚忍、也更加深沉。』

the truth I love you,made me to be you.
  
   
   
   
   
   
   
   
  

评论(7)
热度(80)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