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队长生贺】I Love You

 
“去他的队长!没有什么队长!只是我!”

“没有什么美国队长或者钢铁侠,我只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以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人的身份——”

“爱着你!”

 

双向暗恋,是甜饼没错(被老福特逼着端回去热了五遍的小甜饼)

  

I look at you and see the rest of my life in front of my eyes.

   

  

托尼一天没出现了。

  
史蒂夫笑着和每一个复仇者碰杯,和他们拥抱、碰肩,再笑着接过他们送上的各色礼物,眼神却总是不由自主地溜向门口。

“明明是你生日,心情怎么不好?”

有手臂熟悉地勾上他的肩膀,史蒂夫回过头,看到巴基久违的微笑。

“这么明显的吗?”史蒂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放心吧,”巴基夺过他手里没动过的酒杯一饮而尽,“别人看不出来的。”

史蒂夫看着他一口气灌下一杯波本,不赞同地摇了摇头。

“对了,”巴基打了个酒嗝,“生日礼物!”

巴基朝他摊开手,躺在他手心里的是一把滑亮如水的匕首,在吧台的暗光下幽幽地闪着。

“知道你估计也用不上,就是个意思。”巴基将匕首塞给他,“我自己做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很棒的礼物。”史蒂夫斩钉截铁地打断他,“真的,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巴基拍拍他的肩,“开心点啊哥们,难得大家凑在一起给你过生日。”

史蒂夫看着三三两两凑在一起笑闹的复仇者们。

索尔喝多了仙宫蜜酒,摇摇晃晃地拽住班纳想让浩克出来和他掰手腕,克林特在一旁看热闹不嫌事大地煽风点火,被忍无可忍的黑寡妇一脚踹远;奇异博士皱着眉在打坐,彼得坐在他旁边兴奋地絮絮叨叨着,博士的脸色在灯光下也肉眼可见得越来越黑……

史蒂夫收回视线,满足地笑笑,“说得也是。”

要是……他也在就好了……

夹杂着笑语(和不知道哪里传来的哀嚎)的推杯换盏声中,敌袭的警报突兀地炸响。

克林特骂骂咧咧地从黑寡妇的拳脚下爬出来,“靠!他们不知道今天应该放假吗!”

史蒂夫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站起身沉声道:“复仇者集结!”

   

  

数以千计的外星战士之中,红骷髅咧着嘴笑着一脸猖狂:“美国队长,我送给你的这个生日礼物你还满意吗?!”

全频道的通讯线路中,史蒂夫沉稳地安排着作战方案。“黑寡妇和浩克负责右方,索尔和克林特负责左侧,我和冬日战士正面突进,博士,你和蜘蛛侠做好空中支援。钢铁侠还没出现吗?”

黑寡妇的声音伴着电子通讯的沙沙声传来,“没有,队长。”

史蒂夫缓缓吸了口气,收敛起眼底一闪而过的情绪,握紧了手中的盾牌。

“准备出击!”

  

人数上他们并不占优势,数量惊人的外星战士不要命地往上冲,连番战斗之后,大家都有些力不从心。

“队长,不能这么打下去了,这些东西压根就打不完啊!”索尔一锤砸倒十数个杂兵,朝史蒂夫大喊着。

“博士!定位了吗?”

史蒂夫看着被分割在不同战斗圈的同伴,有些焦急地问道。

“防护场太强,再给我三秒……找到了!左数第三架的飞船上!”

“我去!”频道里蜘蛛侠还有些稚嫩的声音疲惫却坚毅地传来。

“你掩护好黑寡妇,我距离最近,我去!”

“嘿伙计们!别争了,当然是我去!”

在爆炸的背景声里,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带笑响起。史蒂夫愣了一下。

“托尼?”

“抱歉迟到了,队长。”

   

在冲天而起的爆炸火光中,三号飞船上的人造虫洞暴露在大气中,坍缩为虚无,金红色的身影从烟尘中冲出,划过一道流畅的气浪,停在史蒂夫身边。

“你来晚了。”史蒂夫甩出盾牌砸扁一排冲上来的外星生物,面罩下的脸看不清表情。

“我——小心!”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

他只来得及瞥到一眼挡在自己面前的金红色背影,下一秒,爆炸产生的巨大冲击力就将他掀到了半空。

“可惜,实在是可惜。”

史蒂夫刚从瓦砾中爬起来,耳朵尚在嗡鸣,一片杂乱的声音中他听到了红骷髅的声音。

“这把光子枪可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可惜了。”

“队长!”

“钢铁侠!!”

似乎有队友的声音在急切地大喊,是克林特还是索尔?不,这都不重要。史蒂夫视线模糊,耳朵里满是尖锐的盲音,他踉踉跄跄地朝地上那个金红相间的身影跑过去。

视线触到鲜红血液的一瞬间,史蒂夫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人劈手从胸腔里挖了出来。他哆嗦着手试图扒开面甲。

“托尼?托尼!和我说话!托尼!”

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沾满血液和尘埃的手指抠不住金属光滑的边缘,史蒂夫跪倒在地。

“托尼!!回答我!”

纤薄的匕首嵌入面甲的缝隙,他用力将面甲撬开扔到一边,捧起那张每一条纹路都熟悉到了如指掌的脸,在触到颈动脉搏动的一瞬间,他浑身的力气陡然一空,几乎落下泪来。

“太好了……”他无视了周围黑压压站了一圈的复仇者,连人带盔甲抱入怀中。

“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医院的ICU里一片安静,只有各种监护仪器稳定而规律的声音。

在单调缓慢的机械声中,托尼睁开了眼。

他有些茫然地环顾着四周,视线转向右侧时,他看到了趴在自己病床边沉沉睡去的史蒂夫。他在梦里好像也睡得不安稳,眉毛紧紧地皱着,一副痛苦的样子。

是做噩梦了吗?

托尼困惑地想,下意识地伸手抚上他的眉心,想把他紧皱着的不安抚平。

还未触到他的肌肤,那双湛蓝的眼睛就在自己的指尖下骤然睁开。

“你醒了!”手指被握住,力道大得有些发痛。

但是真想……一直这么让他握着啊。

“我……这是怎么了?”他想从床上坐起来,刚一动边是一阵昏眩,有人及时将他接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想不起来了?红骷髅朝我开了一枪——”史蒂夫停顿了一下,语气有些苦涩,“你替我挡了。”

破碎的记忆冲进脑海里,托尼捂住了脑袋,想起了那道炫目的白光。

“好像是这么回事。最后呢?我们赢了吗?”

“剩余的外星士兵都被清除了,红骷髅——”史蒂夫咬牙切齿地捏住床边,钢制的床架嘎吱一声巨响,“跑了。”

“嘿小心我的床老冰棍!”

“抱歉……”

两人突然都沉默下来。

“你……”

“我……”

话音几乎是同一秒落地。史蒂夫露出一个浅淡的笑意,“你先说。”

“呃,我是说,我晕过去多久了?”托尼扯着身上的监护导联,引起一片仪器的尖叫,史蒂夫轻轻按住他的手。

“三天。”

托尼看了眼史蒂夫憔悴的脸。

“你不会在这守了三天吧?”托尼嬉笑着问。

“对。”

托尼一愣,别开了视线。“你用不着这样,虽然我救了你可当时那个情况换了谁我都会下意识去挡的。”

不对,不是的。只是因为那是你所以我才会那么义无反顾。

“你知不知道你的行为有多愚蠢!”他这一句话像是突然点燃了炸药桶,史蒂夫的训斥劈头盖脸地落下来。

“你行动都不过脑子的吗?你知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有多危险!要不是博士出手打偏了一半的能量束,你就……”

史蒂夫的声音突然弱了下来,尾音变成了气声,在空气中慢慢沉淀下来。

垂着脑袋满腹委屈的托尼抬起头,在看到史蒂夫的瞬间彻底呆住了。

史蒂夫在颤抖。

他双手捂住了脸,在抑制不住地颤抖。

“史蒂……夫?”托尼吓了一跳。

“你知道吗?”沉闷的声音从史蒂夫的指缝间漏出来,破碎得不成样子。“我看到你躺在那,浑身是血,呼吸全无,只有心口一点微弱的搏动……”

史蒂夫停顿了一下,像是一声哽咽。

“我差点死在那。”

托尼蠕动了一下嘴唇,最终什么都没能说出来。

归功于四倍的自制力,史蒂夫慢慢平静下来,捂住脸的双手交握成拳放在膝上,他朝托尼咧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这三天我看着他们给你连上大大小小的管子,安上各种的监护,看着你呼吸微弱毫无醒来的迹象……”

“我没有哪一秒不在希望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是我。”

托尼的睫毛颤抖起来,他努力眨了眨眼,还是没能忍住眼底弥漫上的湿意。

“我……”他像是想说什么,最后却硬生生转了个头,“你真是个好队长。”

“去他的队长!没有什么队长!只是我!”

“没有什么美国队长或者钢铁侠,我只是以一个普通人的身份,以史蒂夫·罗杰斯这个人的身份——”

“爱着你!”

  

刚推开病房门的复仇者们齐刷刷愣在了原地,被最先反应过来的黑寡妇一一踹出了房门。

病房门被小心地关上,病房里的空气似乎还在刚才的话语声中震颤着。

托尼怔怔地盯着房门关上,眼珠转动了一下,有什么在眼眶里打了半天转的东西啪嗒一声落了下来。

史蒂夫彻底慌了手脚。

“我我我我不是………我………你别……我只是……”

下一秒,他就被人扑了个满怀。

臂弯里满是消毒水的气味,史蒂夫却以为自己嗅到了世间最美丽的芬芳。

“托尼,你这是……”他像是明白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道,唯恐惊碎了什么。

“蠢货!”托尼把自己埋进他的怀里,“我喜欢你好久了。”

像是一万吨的糖果在胸腔里炸开,史蒂夫觉得自己像是在作梦,他小心翼翼地避开伤口搂紧了怀里的人,幸福得像是拥抱住了全世界的美好。

“所以现在你能理解我为什么会冲上去了?”

“……是……不过你的行动很危险这是绝——”

“罗杰斯!”托尼气急败坏。

史蒂夫撩开他的额发,看着他认真道:“不管为了谁,永远都不要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算我求你。”

“这可不好说——”托尼拉长了尾音,在看到史蒂夫的表情之后笑着补充:“看你的表现。”

史蒂夫纵容地笑笑,伸手想去按铃叫护士。

“等等,昨天,噢不对,三天前……是你的生日吧?”托尼突然问道。

“没错。”史蒂夫收回手,“我以为你不知道,你——天都不在。”

“我是——”托尼懊恼地抓了把头发,“我去了布鲁克林。”

“布鲁克林?”

“没错。我一开始给你买了个画廊来着,但是又觉得不太合适。我从来没给谁认真挑过礼物,连我送给佩帕的礼物都是她自己买的。”托尼不大自在地将视线落在被子上。

“所以我就去了布鲁克林,想看看能不能在那找到什么合适的礼物,可我逛了一圈,唯一的收获是发现街角有个小摊的热狗挺好吃的……”

“我又不能空着手回去,就想再找找,所以没能赶得上你的生日聚会,”托尼歉疚地从睫毛下看了他一眼,“抱歉。”

史蒂夫笑了起来,湛蓝深邃的眼睛笑得眉眼弯弯,像是汪了无限柔情的湖水轻轻涟滟。

“你不用给我买什么礼物。”

“你能好好的、活蹦乱跳地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是我最好的礼物。”

风月场里过尽千帆的斯塔克总裁毫不意外地红透了脸。

  

   

   

   

   

   

   

   

   

恭喜翻到这里~彩蛋往下翻↓

  

   

  

   

   

   

  

彩蛋一:

是夜,托尼敲开了史蒂夫的房门。

“托尼?!”

史蒂夫目瞪口呆地看着托尼拽下了他的睡袍。

“这个礼物怎么样?”小胡子挑挑眉,指了指自己脖子上打了个蝴蝶结的丝带 。

    

   

彩蛋二:

“你说什么?!队长向铁罐告白了?我只是晚到了一部而已……我都错过了什么……”

克林特一脸震惊地瞪着娜塔莎,后者好整以暇地从他手里夺过小甜饼。

“谁让你去上厕所的。”

“我说……就没人来安慰一下我吗?”冬兵一脸木然地咬下一口小饼干,“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好兄弟突然出柜,出柜也就算了,出的还是那个花花公子斯塔克!”

小甜饼在冬日战士的牙齿间委屈地碎成了渣渣。

   

  

  

  

   

  

  

   

评论(4)
热度(106)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