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灵魂伴侣】Time Will Tell

     

Love is composed of a single soul inhabiting two bodies.

爱情是在两个不同的身体里住着同一个灵魂。

      

每个人都有一个灵魂伴侣,在遇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会有一丝浅淡的痕迹从心尖的部位牵延出来,勾勒出花朵的隐约形状,一笔一笔随着时间慢慢成型。等到最后一笔描画出的瞬间,静心倾听,会听到伴侣心底最深处的回响。

灵魂伴侣梗

给 @九葫芦 的生贺~她超可爱!!以及请查收你想要的小花花!我写完之后才想起来还有身份梗QAQ(倒地—

  

Tony一度怀疑过灵魂伴侣是否真的存在。

直到高中快毕业的那一年,班里有个男生的肩膀上出现了浅淡的纹路。Tony也跟着好奇的同学们围观了那朵似乎只存在于传说里的花朵。

那是一朵尚未成型的花,从心尖的部位牵延出浅浅一道红痕,轻巧又圆润地勾勒出一片花瓣的轮廓,随着呼吸有生命般地流淌着,像是落在心尖上一只敛翅的白鸽。

他突然就开始期待,自己是不是也会遇到自己命定的伴侣,自己的的心口是不是也会延伸出这样一道命运的轨迹。

他曾这么期待着,从高中到大学,从二十到三十,直到这份期待被时间磨损殆尽,只剩下嘲讽和浅淡的失落。果然上天不想眷顾自己。

  

“你好,队长。”

“你好,Stark先生。”

就是那一瞬间,规律而平稳的心跳乱了一拍,好像有什么东西温热又紧密地裹住了心脏,然后从心尖处抽丝剥茧地钻出一缕,短暂的钝痛过后,突如起来的安定感骤然席卷了他的全身,像是小时候在母亲的膝头沉沉睡去,像是父亲将手轻轻按在他的头顶,像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孤身漂泊了数十年,终于被锚定在了一个温暖的港湾。

战斗之后回到大厦,Tony匆匆扒开衣服,愣愣地看着一丝红色的痕迹从心尖蔓延出来,划过一笔卷曲流畅的弧度,停在了第二肋的下方。

他轻轻地伸出手指触碰了一下。

比体温微微高一点的温度,以与心跳同频的节奏,在自己的指尖下轻轻搏动着,像是生命中多出来的一份心跳,温暖又坚定地拱卫在心脏周围。

Tony的指尖有些颤抖。他曾经期待过,抱着最大的虔诚猜测勾画着那个注定与自己共度一生的人会是何种模样。那个人会不会喜欢自己,那个人喜欢机械吗?那个人的眼睛会是什么颜色,那个人喝咖啡加几颗糖呢?

在他最满怀希望的时刻,上天背过了身,却又在他已经决定放弃的时候将他捧在了手心。

Tony拉下衣服,望着窗外的月光出了神。

“Jarvis?”

“在的,sir。”

“你说我该怎么办……”他苦笑一声,揪住了头发。
           
  
         

“你所有的一切,都来源于一个小瓶子!”

“没了那身盔甲!你是什么?”

事情到底是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的?毫不服输的争锋相对,口头的争执一次次升级,谁都不愿意低头,谁都觉得自己才是正确的。

Tony看着Steve转身从门口离开,他下意识地按上心尖,那里已经勾勒出了三朵花瓣。他突然开始害怕,如果在他听到对方心声的时候,入耳的满满都是不满和嫌恶……他该怎么办?

  

他抱着导弹冲向天际的时候,耳边除了尖锐的风声,就只有自己慌乱的心跳。不,不对,还有一个原本细弱的声响在逐渐放大,缓慢又规律,温暖又安定,带着他的心率一并稳定下来。

Tony觉得心里的恐慌消散得一干二净,只剩下带着些许睡意的安稳,他轻轻闭上眼,神色安逸又轻松,不像是奔赴死地,更像是回家。
 
 

头盔被拆开的瞬间,Tony在模糊中看到Steve逆光的脸,脸上的担忧、惊惧和失而复得的喜悦一览无遗。

幻觉?不太像。

心口的花朵无声地蔓延出第四瓣,绕过他的心脏探上左肩,像是一个抚慰的拥抱。

  

Steve像是突然就收敛起了周身所有的锋芒,像是大型的宠物一样对他宽和又纵容,偶尔会责备他几句,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剑拔弩张。

Tony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意见还是相悖的,明明想法还是不同的,为什么突然就不再争执下去了?

谜底被揭开的那天,是个金灿灿的晴天,Tony窝在沙发上打瞌睡,Steve在一旁慢慢翻着作战报告,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映在玻璃桌面上发射出一片刺目的亮光,Tony迷迷糊糊地将一只手搭在脸上。

时钟悠悠哉哉地转到三点十五刻。

有什么细小的声响在Tony的耳边悉窣着,他砸砸嘴翻了个身。

那些细小的声音像是入海的小溪,一点点地汇聚,一点点变得响亮,最后汇合磅礴的海浪轰鸣,将他彻底惊醒。

「你有着威力惊人的盔甲,有着自己从未真正理解的权利,我只是担心你会将理智引到错误的一头。」

…·

「你明知道人心的丑恶,可你选择转过脸不去看,我要怎么才能让你认识到我们正面临着什么!」

……

「我们是英雄可我们也是普通人,不止会为了正义战斗,有时也会为了相悖的意志而战斗,我真的不想走到那一步,可为什么事情总是脱离我的控制,为什么你总是脱离我的认知……」

……

「我坚守了七十年的信念,在你冲进云层的一瞬间近乎坍塌,如果你丧生在此,而我们最后一席谈话只是争执,如果争执演变升级,是我亲手将你送进类似的险境……」

……

「放弃吧,世间没什么是能和你相提并论的,即便是让我放弃自己都可以。」

……

「Tony……我真的想抱抱你」

……

「Tony……我等了你七十年,别用那种目光看我,多亏了那个小瓶子,我才能遇到你。」

……

「Tony……」

浪潮般的声响在耳边有力地拍击着,将无数的声音送进他的耳道,无数混杂着心酸、愉悦、痛苦、挣扎的情绪和着声音一起涌入,心口的搏动变得急促,那已经完全成型的花朵在Tony的心尖急促地搏动着,像是白鸽展开了双翼,下一秒就要震翅而去。

「我喜欢你。」

Steve握在手里的资料早就掉到了地上,Tony搭在眼睛上的手却迟迟没有放下来。

“Tony?”Steve叫了他一声,一贯平稳的音调有些颤抖,“我不知道你一直是这么想着,我不知道你原来——”

“你用不着放弃什么,”Tony没有起身,手背依然搭在眼睛上,他的声音有些莫名发闷,“你不用放弃你的理想或者坚持。”

Steve彻彻底底地慌乱起来,“可是——”

“闭嘴。”Tony打断了他,“用心听。”

「我可以用一天的时间造出dummy,也可以用一天的时间从我们的理念之中找到一个折中点,一天不行就一周,一周不行就一月,再不行就一年。」

……

「你所担心的永远不会发生,我不会偏离该有的轨迹,我的心会给我指出方向。」

……

「或者你也可以试试,将我们的观念融合起来。没有什么思想是不能共通的,没有什么道路是绝对的。」

……

“Tony。”Steve走到沙发旁,轻声唤了句。

“我说了让你闭嘴好好听——”Tony挡住了脸。

“我听到了。”Steve在沙发边上跪了下来。

“所以你是怎么决定的?出去干一架还是坐下来好好商量?”

Steve没有答话,只是轻轻地将他搭在眼睛上的左手拿下来,低头吻上他的眼角。

 

评论(13)
热度(172)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