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史蒂夫感冒了


甜饼一发完,灵感来自《摩登家庭》

我依然是糖心儿的! @Amour secret (让史蒂乎替我给你揉揉肚子~痛痛飞~)
  
  
 

偌大的会议室里,除了纸张偶尔翻过的声响就只有史蒂夫沉稳的声音——带着诡异的鼻音。

“说得很好山姆,根据昨天的作战情况来看,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啊——嚏——”

响亮的喷嚏声惊醒了角落里偷偷打磕睡的人,托尼身体歪了一下,椅子在地板上发出刺耳的划拉声,班纳在托尼骂骂咧咧的道歉声中扶了扶眼镜。

“队长,你是不是……感冒了?”

 
  
 
 
“队长没事吧?”克林特试图抢过班纳手里的报告单,被娜塔莎拍掉了手。(“就跟你看得懂似的。”)

“他没事,不过是昨天射线减弱了血清的作用,影响了他的免疫系统。”班纳戳了戳报告单上的一堆指标,“24个小时之后射线的影响就消失了。”

“那吾友现在情况如何?”索尔有些担忧地问。

“这么说吧,队长就是很单纯地——”班纳没忍住笑,“感冒了。”

  

 

 
“我没事,托尼,”史蒂夫扒拉着托尼使劲往他身上叠的被子,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还有一些作战后续的报告得写,我得——”

胸口上传来的压力让他又结结实实倒进了那堆被子里。

“想都别想宝贝儿,你得好好躺着。”托尼将他按回被子里,絮絮叨叨地给他又盖了一床,“听听你的声音甜心,你像是抢了老迪恩的那把嗓子,他今年可都八十六了,愿上帝保佑他。”

“罗杰斯先生,根据博士的建议您最好还是卧床休息。”贾维斯的声音从天花板上传来,“另外罗曼诺夫女士让我通知您作战报告由她来写,让您安心养病。”

“听到了吗?”托尼得意洋洋地扬起眉毛,“你今天除了这张床哪都别想去。”

“好吧。”史蒂夫无奈地笑笑,又打了个喷嚏,“我会老实呆着的。”

“我去给你倒杯水?”

“好的。”史蒂夫吸了吸鼻子。

   

  

“怎么办佩帕!”托尼急躁地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为什么偏偏是今天!最佳的能见度、最适宜的风向和风速,我等了一周就为了今天MarkⅥ的试飞!”

“你冷静点,先告诉我史蒂夫病得多重。”

“就……只是感冒而已。”托尼有些心虚地听着里屋传来的咳嗽声。

“你生病的时候史蒂夫是怎么照顾你的?”

托尼愣了两秒钟,史蒂夫是怎么照顾他的来着?

  

 

“我想吃汉堡。”托尼吸吸鼻子,老大不情愿地瞪着史蒂夫手里的药片。

“不行托尼,”史蒂夫将手里的水杯搁在床头柜上,腾出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后脑勺,语气温和又耐心,“你生病了,不能吃那些高蛋白的,先把药喝了?”

“我想喝咖啡。”托尼努力朝他睁大了眼,“行吗?”

“不行托尼,”史蒂夫看着他瞪大的眼睛溢出一声轻笑,“咖啡因就更不行了。”

“为什么我就不能有点特殊待遇。”托尼愤懑地抓起药片塞进口里,“我可是病号!”

史蒂夫将水杯递到他手边,蓝眼睛盈盈地弯起来,“那么请问病号先生想喝洋葱汤吗?”

“你上回做的那个?”托尼擤了擤鼻子,眼神一亮,“两片芝士!”

“半片。”

“两片!”托尼坚决地抵抗着史蒂夫的眼神,用一个响亮的喷嚏表明了自己的立场。

“好吧,一片。”史蒂夫无奈地弯起嘴角投降,掀起他的被子,一手环住了他的脖颈。

“等等你要做什么——”

“带你去厨房。”

“快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托尼被腾空抱起,涨红了脸挣扎着,“被克林特看到该怎么办!”

“他们都出去了。”史蒂夫稳稳地抱着他走出房门,在楼梯口停了下来,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尖,蓝眼睛弯成了一汪湖水。

“这个特殊待遇怎么样?”
    
  
    
  
  

“托尼?!你还在吗?”佩帕有些暴躁的声音从听筒里响亮地钻进他的鼓膜。

托尼回过神来。“我在。”

“所以?”

“所以什么?”

“我问你你生病的时候史蒂夫是怎么照顾你的?”

“额……”

“很好,现在给我放下电话滚去史蒂夫的床旁。”

“遵命,女士。”
  
  
  
  
  

评论(5)
热度(217)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