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上学二三事


superfamily,甜饼一发完。菜头是个大宝贝儿,她给了我码字的动力♡

夫夫拌嘴(秀恩爱)没人能插进话去,就算是彼得小可爱也不能,没错,不能。
——————————————————
  
   

“早啊亲爱的。”

托尼在早餐桌前揉了把儿子的卷发,边打着领带边探过身和史蒂夫交换了一个匆匆的早安吻。

史蒂夫将三明治和果汁放到他面前,转身拍了下儿子的脑袋,“好好吃饭,别玩弄你的食物。”

“看来今天的美国队长小语录归你了,我可平安触地了。”托尼冲儿子挤挤眼,“昨天球赛结果怎么样?”

“不怎么样。”彼得垂头丧气地戳着盘子里的培根,“格里森压根就不给我传球,菲尔老是满场乱跑不按计划来。”

“你爸爸我当年——唔。”托尼刚预备给儿子讲讲自己当年的辉煌历史,字词才从舌尖冒出来就被史蒂夫干脆利落地用一块三明治堵了回去。

 
“赶紧吃饭,你有的是时间在路上和彼得吹嘘。”

“路上?什么路上?”托尼从满嘴的食物里费力地挤出一句疑问。

史蒂夫疑惑地看着他,“是你自己同意今天送彼得去上学的?你难道不是因为这个才早起的?”

“等等,”托尼抬起手打断他,“谁说我今天送彼得上学的?”

史蒂夫抿了抿嘴,抱起手臂看着他,T恤被肌肉紧绷绷地撑起来。“你自己昨晚说的。”

“你又冲我摆出那幅表情!”托尼指责地瞪着他。

“我……什么表情?”

“看,就是这个,每当你觉得我和彼得做了什么错事就会露出的那个表情。儿子,我们管它叫什么来着告诉他。”

彼得充耳不闻地扒拉了一口炒蛋。

“可确实是你自己说的,我亲耳听到的,或许你需要让贾维斯替你回顾一下?”

“可为什么我完全没有印象?”托尼皱起眉毛,“我什么时候说的?”

史蒂夫原本坚定的目光闪烁了一下,他看了眼一旁的儿子,“昨晚。”

“昨晚什么时候?”

“……”史蒂夫隔着餐桌和他对视,面不改色,耳尖却一点点红了。

“哦老天!你是说昨晚……”托尼恍然大悟,随即抬手抚上了额,“亲爱的,你又不是第一天和我结婚了,你知道我在床上说的话都不能算数的!特别是当我——”

“托尼!注意一下场合!彼得还在这!”史蒂夫面红耳赤地伸手捂住儿子耳朵。

“得了吧老伙计,彼得都快上初中了,我像他那么大的时候——”

“那个……”彼得提高了声音,“劳驾你们看眼时间,我快迟到了!”

两道目光齐刷刷地看向挂钟。

“我今天没法去。”托尼朝丈夫摊开手。

史蒂夫怀疑地看着他,“那你怎么这个点就起来了?你从没在十点前起过床。”

“我有个会,记得吗?我的清洁能源推广向中国市场的洽谈会,我忙了三个月就等这一天了。”托尼拽过自己面前的盘子咬了口三明治,“嘿我要的酸黄瓜呢?”

“我昨天问过你,你明明说时间安排上没问题的。”史蒂夫的语气带了丝焦急,“所以我把国会和复仇者的协商会订在了今天上午。”

“……有吗?”托尼无辜地看向他,“再说一遍甜心,当我嘴里或者屁——”

“老天啊!托尼·斯塔克!你儿子还坐在这!”史蒂夫几乎掩面。

彼得气定神闲地咬了口面包。

 
“你答应过的。”史蒂夫正气凛然又充满谴责地看着他,“难道你要我现在打电话告诉国会那帮人,不好意思我得送儿子去上学,我们能不能另约时间?”

托尼噗嗤笑出声,腾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好样的亲爱的,你讲的笑话终于有了点起色。”

“托尼!”史蒂夫皱着眉毛叹了口气。

“别急啊翅膀头,我这就给佩帕打电话。”托尼掏手机的手被史蒂夫按住了。

“别想了,佩帕现在估计在夏威夷的某个海滩。你亲自买的机票送她和丈夫上的飞机。”

史蒂夫无奈地叹了口气,“说真的托尼,你不能每次一有事就下意识地给佩帕打电话,她很忙,而且有自己的家庭得照顾。”

“我的错。”小胡子耸耸肩,“那么哈皮?”

“阑尾手术,记得吗?”

“可那都是上周的——”

“然后你放了他的假。”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你去了,”托尼同情地拍拍他。

  
史蒂夫望着钟表,眉宇间竖起一道深壑,“可我的会就在二十分钟之后,彼得的学校开车过去得四十分钟。”

“嗯……加油?”托尼从他的果汁上抬起头,给了丈夫一个含糊的鼓励微笑。

“你不能总是这样。”史蒂夫认真地盯住他,“彼得也是你儿子。”

托尼竖起了眉毛,“你这话什么意思?”

史蒂夫冲他掰着指头,“球赛,科技馆,上学放学都是我。”

“你是在拐着弯指责我不关心儿子?”托尼语气危险地看着他。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可以多花点时间跟彼得和他的朋友们相处,听听孩子们在车后座嚷嚷的——”

“嘿,你还记得上回是谁给彼得举办的生日派对吗?Mark系列主题的那个?那些孩子们快激动得晕过去了好吗?事实上我怀疑真有两个孩子晕过去了。”托尼冲他撇撇嘴,“我才是那个酷爸爸。”

“我是说——等等彼得你要去哪?”

“去上学啊。”彼得拎着书包跳下凳子。

“可是——”

“哦,别担心,我十分钟之前叫了出租车,现在已经在楼下了。”彼得朝他的爸爸们挥挥手,留下托尼和史蒂夫面面相觑。

  
 
“克里莎吗?把中国的那个会议推后半个小时。什么?怎么办?我怎么知道,我花钱雇的你这个问题得你来回答。”

  
“娜塔莎?你能帮我拖延住国会那些议员二十分钟吗?”

  
  
 
     
  
  
彩蛋:

“嗨儿子!爸爸今天送你上学怎么样?”

金红色的盔甲缓缓降落在彼得面前,打开的面甲下是托尼神采奕奕的脸。

“你的同学会羡慕哭的。”托尼得意洋洋地接过了他的书包。

彼得默默捂住了脸欲哭无泪。

我不想引起轰动……我真的可以自己去上学的……
  
   
   
  

评论(16)
热度(218)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