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Encounter

【标题】:Encounter
【说明】:片段点梗第1篇,要求:阶级差+公共场合@Amour secret
【梗概】:托尼摸出烟盒丢过去,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尼古丁从肺脏游走过,每一个细胞都在这阵烟雾中贪婪又罪恶地舒展开,他双唇微张,劣质香烟从唇间被他缓缓吐出,白雾迷蒙中,他叼着过滤嘴嘟囔了一句什么
      
    
下过雨的街道湿漉漉的,红蓝的霓虹从路面上斑驳地闪过,被水洼折射出迷幻的光。有鸣笛声由远及近,车轮沉沉地碾过路面,将那一片迷蒙的光影碾碎开来。

车胎擦过地面,年久失修的街灯在帕加尼水滴状的玻璃车厢上忽明忽暗地跳跃着,引来街道暗处两三束垂涎又畏缩的目光。几双锃亮的皮鞋踩上流着脏水的路面,混不在意又轻快地朝一个方向走去。

“你就放心把车停在那?”

“放心吧皮埃尔带了枪。三把。我保证任何人只要胆敢伸出指头碰到那辆车的前盖,他就得准备好被削去半边脑袋。”黑皮肤的青年满不在乎地说着,一脚踩进一个水坑,脏水溅上了他的裤腿。“妈的,这是我最喜欢的一条裤子……到了,就是这。”

他们停在一处带着小彩灯的招牌下面,红绿相间的灯光俗气地闪过他们的眼,前门上粉色的招牌暧昧地亮着。有人对着黑漆漆的前门皱起了眉毛。

“我不确定,我觉得我们还是像平常那样去俱乐部喝一杯就行。”

“得了吧史蒂夫,”黑人青年亲热地揽了揽他的肩,“这世上最不能相信的就是外表,比如这家酒吧,也比如你兄弟我副轻佻皮囊下纯情的一颗真心——闭嘴克林特不许笑!我向你保证,”他伸手敲了敲门,回头露出一个有些神秘的歪斜笑容,“这里有着最好的酒和最漂亮的姑娘。”

门内完全是另一个世界。

若有若无的音乐带着酒和香水混合的气息扑面而来,形形色色的裙摆和披肩拖拽过长绒的地毯,到处都是肆无忌惮的笑声,舞池里灯光迷离,金色或褐色的长发在人群中神采飞扬地飘过,在不断变幻的灯光下穿行着,鱼一样地游过这片声音和色彩交织成的海洋。

柔软的发丝和柔软的双臂缠绕上这些青年们,甜腻的笑语亲昵地贴在耳际,送到嘴边的酒液和红唇让周身的温度骤然拔高,有侍者上前接过他们脱下的大衣。黑皮肤的青年和一个姑娘调笑着,一边信手将大衣扯下。有个侍者伸手去接,被厚重的衣料劈头盖住。那人低低闷哼一声,掩在姑娘们的娇语欢笑之下几不可闻。

“你没事吧?”史蒂夫脱下大衣,视线掠过这个侍者眼角被棒形纽扣划出的瘀青,想了想抽出钱夹,露出个温和的浅淡微笑,“替我朋友说声抱歉。”

钞票崭新,贝母袖扣露出的一截腕间带着愈创木和香根草的清淡香气,夹住钞票的手指干净修长,没什么理由不接过这只手递过来的任何东西——哪怕是带着施舍气息的钞票。侍者道了声谢。尊严?笑话,那是只有填饱了肚子瘫软在沙发上蜜饯佐酒的人配说的玩意,欠着三个月房租的侍者不配,交不起暖气费裹着大衣取暖的舞女也不配。

隔着身周一片高举的雕花酒杯,史蒂夫望了眼那人离开的背影。真是双漂亮神气的眼睛,他漫不经心地想。

托尼嘴角斜叼着半根烟挂好那些价值不菲的大衣,倚在墙角从怀里摸出那叠钞票点了起来,“哇哦!”他吹了声口哨,将钞票又小心地掖回去。

“遇到阔佬了?”有胳膊不怀好意地戳了戳他。

“喏,”托尼朝着那群青年的方向抬了抬下巴,“那群预科生,喷着艾伯特的富二代。”烟雾从他一侧的唇缝飘出来,氤氲着勾上他的眉眼。“看到那个黑人了吗?记得给他酒里加点料。”

“这群自大懦弱的软货,从来没把我们当人看,除了拿着老子的钱四处挥霍之外一无是处,艹他的特权阶级。还有烟吗?”罗迪朝他伸过手。

托尼摸出烟盒丢过去,深吸了一口气,感受着尼古丁从肺脏游走过,每一个细胞都在这阵烟雾中贪婪又罪恶地舒展开,他双唇微张,劣质香烟从唇间被他缓缓吐出,白雾迷蒙中,他叼着过滤嘴嘟囔了一句什么,目光在一个人的背影上轻飘飘地掠过。

“好像也不全是混蛋。”

     
  

    

评论(9)
热度(48)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