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之所指,心之所向」

全凭一腔热血用爱发电,初心福华盾铁

写东西是个寂寞的事,有人能送上一份鼓励,握着手陪你走一段路总是令人感动的

很好勾搭的~感谢投喂 !

福华/盾铁/博闪/延禧/毒埃

【考研去了,人不在】

海深见鲸

【盾铁】Such Is Life

【标题】:Such Is Life
【说明】:点梗第2篇,要求:托尼给复联三的盾刮胡子 @彤云亦童
【梗概】:泡沫被挤出,在他的脸上打着转,托尼将剃须膏抹了他满脸,得意地举起刀片,“我看它们不爽很久了。”
  
  
   
浴室的窗帘拉开了半边,窗台上的抽叶藤刚长出了叶片,被阳光映得薄而透亮,看得到细小蜿蜒的深绿叶脉,朝阳光溅落处涌动着盎然的生命力。

点彩的防滑地砖上投射着窗帘和叶片的影,被窗口不时飘进来的风吹得斑驳起来,嵌彩处便会一闪一闪地亮。

浴缸的水龙头似乎一直开着,水流声却不大,细流一样汩汩响着。热气充满了房间,鼠尾草和橙花的香气被热气熏蒸起来,轻飘飘地浮在空气里。

“我可以自己来的。”史蒂夫在浴缸里动了动,温暖的水流让他昏昏欲睡,可怀里细腻的人体让他脑海里像是点燃着一个火把,神志明晃晃地清醒无比。他微微起身,似乎想要从浴缸里出去,在下一秒被人摁回了水里。

“你最好给我老实待着。”托尼威胁地向他展示了指间锋利的剃须刀。史蒂夫呛了一口水,冒出一个湿漉漉的无奈微笑来。“我留胡子真的那么难看?”

托尼起身去够一瓶剃须膏,大半个身体露出了水面。史蒂夫满怀无限爱意地看着他被水濡湿的皮肤下肌肉流畅地舒展开,又收缩,带动指尖和小臂上的水珠蜿蜒过肩膀,顺着肩窝一路滑落。无需阳光额外陪衬,面前人的光辉就已耀眼到他双目不敢直视,集合奥玛尔与雷诺阿的笔触也描绘不出他此刻惊心的美好。
 

泡沫被挤出,在他的脸上打着转,托尼将剃须膏抹了他满脸,得意地举起刀片,“我看它们不爽很久了。”

锋利的刀刃在人体最脆弱的脖颈上划动,只要递进去五公分,就能轻松终结掉他的生命,而史蒂夫只是近乎虔诚地注视着托尼垂下的眼睫,目光出奇柔软,顺从地任由托尼戳弄他的脖颈。

“嘶——”史蒂夫皱了皱眉。腮边被划了一道口子,血珠很快渗了出来。“抱歉。”托尼手忙脚乱地拽过一角浴巾擦去了血迹,“我没想到这玩意这么难对付。”

“你有着天底下最精致的小胡子,怎么连剃须刀都使不利索?”史蒂夫挑着眉毛打趣他。

“有钱的好处之一。”托尼将大堆的剃须膏重新挤上他的脸,拍拍他的脸示意他闭嘴。

  
“嘶——”

“抱歉……”
 
  

“托尼,你得换个方向了,不然下一块被削下的会是我的耳朵。”

“……闭嘴。”

浴缸里的水早就满了,也没人腾出手关掉水龙头,水流漫过浴缸边沿流到地毯上,滴滴答答地敲在地砖上。笑语声和时不时响起的道歉声在这水流声和滴答声中一直持续着,在浴室湿漉漉的空气里泡久了,听起来过分柔软。

抽叶藤的叶子上也凝了一层细密的小水滴,叶子偶尔被风带动,便会融成一滴,颤抖片刻后小心翼翼从叶尖滴下,溅在日影斑驳的地砖上,碎金一样。水滴声轻之又轻,纤薄得像是生怕惊扰了什么。

里间的水声渐渐大了,人语渐渐低了下去,水流漫到外间来,蜿蜒在地砖上,宁静又舒展地将自己晾晒在阳光下。
 

“托尼。”

“怎么?”

“没事,”有人笑弯了眼睛,“就是想叫叫你。”

   
   
  

  
注:奥玛尔和雷诺阿都是擅长人体画的大师。

评论(20)
热度(88)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