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有人喝了酒眼睛亮闪闪给你讲浪漫和爱

海深见鲸

【抽奖送】

已抽。盾坨送给 @来自异世界的fishy  。能重新站起来并找回自己的爱意是件很勇敢也很不容易的事,希望这只盾坨能给你送去一份鼓励,看到它,也能看到盾铁二人身上的坚持和血勇。黑白人间,浊浊尘世,有了爱和信念才绚烂生光。

另, @煜涞 ,盾坨只有一个,不过我喜欢你“星辰大海的相遇”这个说法,一直都觉得罗杰斯是颗跌入海中的星星。新买的团子到了送你一个盾的,看了下姐妹首页发现你也在试着写东西,所以我决定额外送你个福利:帮你改一次文,再指导一次故事的幕设计、场景分析和结构布局。
 
请两位尽快联系下我。

—————————...

【盾铁】回家

    

⚠剧透警告⚠

⚠剧透警告⚠

     

  

   

   

  

1.
  
“准备好了吗队长?”

史蒂夫长久地凝望着他的战友们,直到布鲁斯疑惑地出声提醒。“史蒂夫?”

“当然。”他微笑,向巴基轻轻点了下头。
  
 ...

爱一直都在,从未离开过

     

等这一幕等得太久。


不可知的命运,不可测的未来,看得见的绝望,看不见的挣扎。


在悲伤中苦苦坚持,攥紧的最后一丝希望是锋利如刀的细线,割得双手鲜血淋漓也不敢放开。


直到世界坍塌下来的那一刻,蓦然回首。


才发现你并肩在我身侧,将另一半重负稳稳扛下。

是谁的声音在说,


爱一直都在,


从未离开过。


"You trust me?"


"I do"

【盾铁】圣朱尼佩罗(San Junipero) 一

 
           
圣朱尼佩罗的夜晚永远鲜活、永不褪色。这座城市活力十足,生机勃勃,五光十射的色彩搭配着无尽的黑暗,同时对外来的人群展现诱惑和欢迎。店铺从不关门,笑声永不停歇,那些橱窗中透出的灯光和街道上闪动的氖灯一起点亮这座城市的夜晚——汗水和酒精交织的狂欢之夜。
    
明亮的霓虹灯四处闪烁,鲜明而华丽,耀眼得有如陈旧的金箔,吸引着每一个将目光投注过来的人;各式各样的夜店、酒吧、餐厅、舞厅上亮眼的招牌诱人地闪烁,烟雾弥漫,灯光迷离,刺激感永不止歇...

【盾铁】失踪人口

  

“你好,圣玛利诺警局。”

“警官!他不见了!他……我……这已经是第二天了我不知道……我所有地方都找过了……酒吧、咖啡店、工作单位,我该怎么办……”

“先生,请冷静点。请问是有人失踪吗?”

“对,对……上帝啊……”

“请问失踪的是什么人?”

“我的……我的伴侣。”
  ...

【桃糖】此去经年 (四)

    
         
在克里斯刚到纽约的时候,他满是冲劲儿。李·斯特拉斯伯格戏剧学院宽松的学分制度让他有足够的时间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大都市跑来跑去,他年轻、帅气,又天真快活得像个孩子,很快就在身边聚集起了不少朋友。

1998年的纽约,大街小巷还残留嘻哈风潮的余韵,姑娘们穿着丝袜,涂着红唇,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崇尚着平胸和短发。在这个颓废和新生反复更迭的城市里,克里斯第一次学会抽烟。

他坐在天台的铁栅栏后,和一群朋友嘻笑着分享了一整包骆驼牌香烟...

【盾铁】一个孩子两个爹 (中篇)

           
summary:史蒂夫和托尼打算一起养个孩子,没人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

      

“那仍然是个好主意!”

托尼带着这句话...

【盾铁】一个孩子两个爹 (上篇)

     

summary:史蒂夫和托尼打算一起养个孩子,没人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

“我们应该一起养个孩子。”

如果这句话不是出现在某个求婚的场合或者某对已婚夫妇的闲谈里,那么说出...

【桃糖】此去经年 (三)

  
      
2010年的那个夏天——克里斯记得很清楚——格外燥热,站在室外就像站在空调的散热口,一股股热浪简直能透过皮肤直钻进肉里去。每天浇水的水管限制了使用,所有人的花园都一副蔫了吧唧的惨状。

接到那个电话的时候,他正守着一听冰镇啤酒看球赛,伊斯特卧在他的脚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甩着尾巴,那毛茸茸的触感便会隔一段时间就扫上他光着的脚背。铃声响起来时,他刚好往嘴里扔了一把坚果,球赛正到紧要的关头,他看都没看就接起来。“你好,我是克里斯。”他嘎嘣嘎嘣地嚼着坚果说。知道他这个电话的人不多,都是熟悉的老朋友,说不准是迈克尔...

【盾铁】Night


送给最棒的伊甸 @人造伊甸 ,真不好意思一直拖到现在,我感觉自己写不出画里万分之一的美好,没有看过它的还不赶紧去看→《night》

夜晚是充满回声的舞台,它放大着人们最细微的感知。远方颤动的星,空中回旋吟唱的风,枕边人轻浅的鼻息。静谧的夜将白日的争执...

【桃糖】此去经年 (二)

  

克里斯第一次看到唐尼时,他11岁。

那时候他们刚搬到萨德博里,经过一整天漫长的收拾整理,所有人都精疲力尽,母亲也没有心思做饭,于是莎娜提议去披萨店解决晚餐,这个主意立刻得到了所有人的欢呼和赞同。

在吸着可乐往家走的路上,一张海报吸引住了他的视线。

那张海报贴在影院门口,被灯光映得明亮干净,黑白色的背景上,一个带着圆顶小礼帽,留着可笑小胡子的男人睁着圆而大的双眼瞧着他。他望着海报顶上的黄字读出声:“卓别林①。”他眯了眯眼,看清了标题上那行小字,“小罗伯特·唐尼。”

“我和妈妈看过《摩登时代》②!”他指着海报上那个男人开心地拉了拉父亲的衣角,“我...

【桃糖】此去经年 (一)

        
    
引子

克里斯还记得自己第一次上台的场景。

母亲在舞台的侧方朝他比着加油的手势,他站在漆黑的幕后心扑通扑通直跳,厚重帷幕的另一方传来的人语声听起来像是煮沸的水面冒出的一个个水泡,咕噜噜地响着,仿佛随时会有一声水开的尖锐哨声炸响,而...

【盾铁】Endless Love

  
‖2019年的第一篇,献给盾铁。我要让他俩结婚,谁都别拦我!

婚礼。一个充满魔力和混乱的词,在决定结婚的一瞬间,你会对它有着无限的规划和足足两米长的清单来保证你得到一个完美的婚礼。但事实是,亲爱的,十有八九你所设想的婚礼和你最终举办的有着天壤之别。

“我们打算举...

【盾铁】白玫瑰/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终章)

  


 

那时母亲的身体已有好转,我寄过去的信件已经不能慰藉她,她坚持要是再见不到我便亲自来寻,颓唐和绝望交织之下,我退了租的房子,启程前往母亲居住的乡间。

南部静谧而优美的田园风光舒缓了我内心的伤痛,母亲很喜欢这里,我也爱上了这里的恬淡宁静,甚至打算在这里买个小房子陪母亲养老。至于我千疮百孔的内心,我原以为我掩盖得很好,直到有一天母亲握住我的手摩挲着,温柔又怜惜地瞧着我说:”我可怜的孩子,别憋着了,我看着心里也刀割一样啊。”那一刻我终于像个孩子一样伏在母亲膝头哭出了声。

我以为能承受得住...

【盾铁】你好,恶魔角先生 (下)

         
   
“承认吧,你是不是经常拿这一招勾搭姑娘?”

    
“你是我的第一个实验者。”史蒂夫笑着摇摇头,手指轻搭在琴键上,“我也许能期待一个好评?”

   
“也许……除非你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隔壁有这么个好地方的。”

    
就像恶魔角先生说的,这里的确是个好地方,头顶的吊灯光线柔和,正中摆着一架三角钢琴,雪白的琴身在灯光下晶莹得像是水晶。

 ...

【盾铁】白玫瑰/一个陌生男人的来信 (四)

  

等到我们走出餐厅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走到路口时,你犹豫了一下,小心地询问我要不要上楼去喝杯茶,我虽然早有准备,可你透过睫毛望着我的那一瞬间我的心脏还狠狠地颤抖了一下。“好啊。”我迅速地说。而你似乎看起来有些愕然,你一定没想到我会这么果断这么迅速的答应,你又怎么会知道呢,亲爱的,我盼着这天有多久了。

 
我们朝你家走去,你明显被我挑起了好奇心,一边和我说着话,一边偷偷地打量着我,你的感觉在觉察人的种种感情时总象具有魔法似的准确,你感到我的身上有一样秘密,一个隐藏得很深的秘密。你的身上总有种天真的孩子气,而对我的好奇心也将你这种孩子气带了出来。你拐着弯地...

© 海深见鲸 | Powered by LOFTER